<cite id="ptfj1"></cite>
<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var id="ptfj1"><span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span></var>
<cite id="ptfj1"></cite><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thead id="ptfj1"></thead></video></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ar><cite id="ptfj1"></cite><ins id="ptfj1"><span id="ptfj1"><cite id="ptfj1"></cite></span></ins>
<var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menuitem>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var><cite id="ptfj1"></cite><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新書評介 - 也談“名師當官”

也談“名師當官”
來源:互聯網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09/8/13] 瀏覽:
梁家貴 [《光明日報》]

  近日,“高教經緯”刊出《名師當官風當剎》一文,批評了時下流行的“名師當官”的風氣,讀罷感觸良深。筆者在高校工作多年,對于高校中的“名師當官”現象早已感到困惑和不滿,該文說出了筆者想說而沒有說的一些話,不過,似乎仍有言猶未盡之嫌,現一吐為快。
  按該文推斷,名師當官是為了追求名利,于己于人于單
位都是有害無利的。這個觀點是完全正確的。但問題是,當官就能得到名利嗎?當官就應該得到名利嗎?蔡元培先生曾指出,大學乃研究高深學問的機關,不獨教師,就是學生,“當以研究學術為天職,不當以大學為升官發財之階梯”。因此,高校理應以教學、科研為各項工作的中心,尊重知識、重視人才,真正能夠得到巨大榮譽和相應報酬的(也就是所謂名利)理應是處在教學、科研崗位上的教師,而高校行政人員(也就是所謂官)履行的不過是服務于教學、科研的各項職責,工作繁瑣、艱巨,按理說他們的付出應該遠遠大于回報,奉行的更多是一種奉獻精神。但是,中國大部分高校的實際情況與此恰恰相反。

  眾所周知,中國的絕大部分高校都效仿政府部門設置機構,機構龐大。更關鍵的是,大多數高校的行政人員自成系統,不受教師的監督、約束,常常在未經教師充分討論甚至知道的前提下,出臺各項規章制度。這至少會導致兩種惡劣后果產生。

  一是規章制度不嚴密。例如,某高校對SCI收錄的文章予以重獎,卻不曾考慮文章的影響因子,一律一篇獎勵一萬元,導致科研人員只追求數量而放棄質量。這種現象顯然是由規章制度制定者的疏漏所造成,蒙受損失的卻是廣大師生乃至學校。

  二是損人利己,也就是有利于自身而不利于教師。例如,教師競爭上崗、接受學生及行政人員的監督,而行政人員卻無類似規定。再如,有的高校實行津貼制,但又將教師與行政人員區別對待:教師的津貼分為在崗、課時、科研三部分,進行量化管理;而行政人員只要出全勤即可,非但如此,還可以兼課。試想,既然兼課,本職工作量能不受影響嗎?難道教師用于準備教案、開展科研的時間就不算作工作量了嗎?顯然,這樣的規章制度只能使教師利益受損,行政人員恰恰相反,成為最大受益者。

  另外,行政人員在課題立項、評獎、評優以及外出等方面都有著教師無法具備的優勢。名利俱在,難怪人們都想當官!名師又怎能例外呢?

  因此,要剎住高校的名師當官風,就必須對現有高校行政機構進行改革,精簡行政機構,加強對行政人員的監督、約束,淡化“官本位”觀念,強化行政人員的服務意識。否則,僅僅靠指責妄圖當官的名師恐怕不能從根本上剎住這股風。實際上,在不合理的高校體制下,名師當官可能會使學校的規章制度更為科學、嚴密,更有利于教學科研人員開展工作,更有利于學校發展。如此,名師當官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光明日報》2004、12、2

下一篇:學術“搶灘”不可取上一篇:我們為什么特別能考研?——一種非應試教育的回答(20041030)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凉山| 鹤壁| 广西南宁| 吉林长春| 陇南| 姜堰| 招远| 涿州| 柳州| 防城港| 辽源| 江苏苏州| 阿勒泰| 任丘| 蚌埠| 邢台| 包头| 萍乡| 荆门| 鹰潭| 乌兰察布| 大同| 灌云| 仁寿| 来宾| 镇江| 深圳| 巴彦淖尔市| 江西南昌| 和县| 泰州| 安康| 大兴安岭| 临沂| 巴音郭楞| 西藏拉萨| 河北石家庄| 丽江| 忻州| 泰兴| 张家界| 广元| 娄底| 上饶| 鹤岗| 大兴安岭| 烟台| 和田| 阿拉尔| 红河| 内江| 株洲| 十堰| 惠州| 通辽| 基隆| 三明| 遵义| 邳州| 铜陵| 牡丹江| 白城| 和县| 昌吉| 湘潭| 扬中| 鹰潭| 正定| 枣庄| 云南昆明| 佛山| 云浮| 鹤岗| 阜阳| 本溪| 仁怀| 诸城| 晋中| 广汉| 邵阳| 阿里| 兴化| 公主岭| 庆阳| 茂名| 石狮| 金昌| 灌南| 梅州| 宝鸡| 南平| 和县| 肇庆| 慈溪| 昌吉| 博尔塔拉| 黔东南| 临沧| 东阳| 桓台| 芜湖| 鄂州| 文昌| 南安| 怒江| 开封| 唐山| 如皋| 大连| 吴忠| 阿克苏| 汉川| 东方| 昭通| 曲靖| 灵宝| 海门| 临汾| 宜昌| 迪庆| 沧州| 钦州| 包头| 沧州| 江苏苏州| 铁岭| 连云港| 和田| 桐城| 莒县| 沛县| 舟山| 单县| 洛阳| 如东| 桂林| 海丰| 苍南| 抚州| 肥城| 乌海| 海拉尔| 喀什| 潜江| 镇江| 醴陵| 临沂| 白城| 宜都| 巢湖| 日喀则| 信阳| 龙口| 寿光| 池州| 西双版纳| 东台| 西藏拉萨| 文山| 台湾台湾| 荣成| 大连| 曲靖| 十堰| 丹阳| 博尔塔拉| 泸州| 德州| 阳江| 诸城| 石狮| 任丘| 酒泉| 宁夏银川| 黔南| 乌海| 宜昌| 临夏| 万宁| 绥化| 明港| 蚌埠| 达州| 扬中| 茂名| 桓台| 昭通| 如东| 和田| 喀什| 龙口| 柳州| 和县| 武安| 玉环| 莱州| 吐鲁番| 瓦房店| 松原| 屯昌| 运城| 台南| 克拉玛依| 桐城| 台山| 湖北武汉| 威海| 明港| 儋州| 泉州| 定西| 泸州| 周口| 昌都| 广汉| 长治| 信阳| 临猗| 金坛| 嘉兴| 甘南| 天门| 苍南| 通化| 河池| 神木| 金坛| 黔东南| 定安| 吉林长春| 赣州| 晋中| 湖州| 湖州| 运城| 随州| 柳州| 鞍山| 莒县| 乐平| 五家渠| 南通| 余姚| 巢湖| 苍南| 渭南| 秦皇岛| 日照| 阿拉尔| 宝应县| 巴彦淖尔市| 博尔塔拉| 赤峰| 伊春| 四川成都| 黄山| 鞍山| 阜新| 巢湖| 白沙| 曲靖| 锡林郭勒| 西藏拉萨| 邵阳| 汉川| 湘西| 乌海| 吐鲁番| 红河| 邹平| 克拉玛依| 黑河| 平潭| 鹤壁| 舟山| 金华| 西双版纳| 图木舒克| 临沂| 新乡| 呼伦贝尔| 高密| 塔城| 平凉| 果洛| 乐清| 温岭| 燕郊| 义乌| 中山| 克拉玛依| 辽源| 海西| 湖州| 苍南| 河南郑州| 大理| 随州| 东阳| 诸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