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tfj1"></cite>
<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var id="ptfj1"><span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span></var>
<cite id="ptfj1"></cite><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thead id="ptfj1"></thead></video></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ar><cite id="ptfj1"></cite><ins id="ptfj1"><span id="ptfj1"><cite id="ptfj1"></cite></span></ins>
<var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menuitem>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var><cite id="ptfj1"></cite><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學人風采 - 馬軍:湯志鈞先生治學經驗談

馬軍:湯志鈞先生治學經驗談
來源:《新史學》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8/11/18] 瀏覽:


今年95歲高齡的湯志鈞先生,研究之精勤,成果之豐碩,不僅在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即使在整個中國史學界也是少見的。幾十年以來,他本著“授人以漁”的初衷,常常毫不保留地向他人、向晚輩傳授自己的治學經驗和路徑。以下摘錄幾則,以供管窺:

早在上世紀60年代初,面對一個來自江蘇靖江的普通文史求教者,他就曾坦誠相告:

研究歷史有幾個步驟:第一步是占有資料,資料要廣征博采,越豐富越好。靖江抗英斗爭究竟有哪些資料,你要讓它見底。當然,這樣斗爭距今已有120年,采集口碑資料是不可能的了,實物資料也不會很多,這就需要到各種書籍和檔案中去查找文字資料,認認真真地下一番功夫。第二步是對資料進行考證,將資料進行類比、分析、去偽存真。資料是研究歷史的根據,對它不可不信,但也不可盡信。第三步是在對資料考證以后,寫出有觀點有份量的文章。我說的觀點,是馬列主義的觀點,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這就叫研究成果。到此,你的研究工作算是完成了。[①]

 

湯志鈞先生是非常注重資料積累的,并強調這是通向科學結論的必由之路,他在總結上海社科院歷史所“文革”前四部史料書的編纂經驗時這樣指出:

歷史研究要有正確的理論導向,也要有長期的資料積累。馬克思主義從來是強調資料在歷史研究中能起作用的。恩格斯說過:“即使只是在一個單獨的歷史實例上發展唯物主義的觀點,也是一項需要多年冷靜鉆研的科學工作。因為很明顯,在這里只說空話是無濟于事的。只有靠大量的批判地審查過的、充分地掌握了的歷史資料,才能解決這樣的任務。”只有充分占用資料,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理,才能得到科學的結論。從事中國近代史、上海史的研究,不能脫離資料的搜集和整理。[②]

而在探尋和處理資料時,“不能從主觀愿望出發,要從實際史料情況入手。編寫《鴉片戰爭末期英軍在長江下游的侵略罪行》時,也曾想到‘人民抗英斗爭’,以為廣東有三元里平英團,長江中下游如有這樣的史料,那該多好?可是愿與事違,所得不多。這是因為廣東和外國人接觸較早,和上海的情況不一樣,不能以彼例此。”[③]

    湯先生曾在多個場合提出“科學研究應該注意兩點:一曰持之以恒,一曰持之有故”[④],并將其作為自己的座右銘。他又藉自己的學術經歷予以過詳細的詮釋:

一曰持之以恒。不管你是歷史系出身還是自學,一旦對歷史感到有興趣的話,似需先通后專,由博返約。沒有通史的基礎,是不易學好專史的;不知古代和世界的歷史,是不易學好近代史的。當你有了一定的通史基礎,決定專業方向后,最好持之以恒,鍥而不舍。我對中國經學史有興趣,就一直沒有放棄這方面的鉆研,盡管工作有調動,任務有變遷,也沒有稍敢放松,這是我的“老興趣”。然而,遇有需要,從事別項教學或課題時,除盡心搞好本職工作外,業余仍注意自己的“老興趣”。解放后,我學習中國近代史,選擇戊戌變法和辛亥革命,多少和康有為、章太炎,和今文經學、古文經學的“老興趣”有關。到了上海歷史研究所,領導上叫我參加編輯近代上海資料,在編《五四運動在上?!?、《辛亥革命在上?!窌r,我也全力以赴,又發生了“新興趣”,但一旦編就,又返歸“老興趣”。因為中國史書浩繁,待發掘的材料太多,待探討的問題也多,如果意志旁鶩、“全面開花”,象我這樣愚拙的人,就不易左右逢源,還是在自己的“老興趣”中回旋的好??茖W是無止境的,而人生卻是有限的,只能珍惜有限的時間,堅持自己進取的方向。不管在什么條件下,什么環境中,只要持之以恒,我想總能發出應有的光彩的。 
    一曰持之有故。歷史研究貴在實事求是。在正確的理論指導下,就要詳細占有資料,去偽存真,去粗取精。這樣,勢不能脫離資料,而要見多識廣,手勤筆勤。清朝人在書籍上每多眉批校注,這些眉批就是他們讀書所得,批以備忘。有的還寫成札記,日知其亡。呂思勉先生寫了《先秦史》、《秦漢史》、《兩晉南北朝史》、《隋唐五代史》等著作,就是在大量札記的基礎上寫成專史的。不要只看他們著書之多,成書之“速”,而要想到他們蓄積之久,筆札之勤。不是長期積累,持之以恒,是不會言之成理,持之有故的。同時,中國舊史書也自有體裁,編年、紀傳、紀事本末,都有可取之處。我在研究戊戌變法史時,也是先寫成大事長編,再把人物抉出、事件論列的。當然,這些體裁,各有局限。但排比整理,也能持之有故。[⑤]




[]郭壽明:《靖江抗英斗爭研究》,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19973月第1版,第136、137頁。

[]湯志鈞:《歷史研究和史料整理——“文革”前歷史所的四部史料書》,《史林》2006年第5期,20061020日。

[③]湯志鈞:《歷史研究和史料整理——“文革”前歷史所的四部史料書》,《史林》2006年第5期,20061020日。

[④]湯志鈞:《在歷史所講歷史的歷史》,載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編《史苑往事——上海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成立60周年紀念文集》,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167月第1版,第9頁。

[]湯志鈞:《我的自傳》,載《文獻》雜志編輯部、《圖書館學研究》編輯部編輯《中國當代社會科學家》第9輯,北京:書目文獻出版社198612月第1版,第4042頁。

下一篇:徐高 楊之:汪熙先生逝世周年追思:關心后輩,90歲仍從事學術研究上一篇:周武 :匯通經史之學:湯志鈞先生其人其學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招远| 柳州| 舟山| 乳山| 喀什| 荆门| 内蒙古呼和浩特| 淮安| 阿拉善盟| 项城| 长治| 齐齐哈尔| 金坛| 厦门| 长治| 遵义| 梅州| 黔南| 新余| 甘肃兰州| 七台河| 南京| 库尔勒| 余姚| 晋江| 深圳| 南阳| 新泰| 阿拉善盟| 寿光| 扬州| 章丘| 深圳| 景德镇| 咸阳| 定州| 怒江| 靖江| 永康| 恩施| 张家界| 葫芦岛| 阿勒泰| 广安| 临猗| 南充| 张家界| 姜堰| 澳门澳门| 张北| 南充| 大连| 玉树| 晋城| 通化| 临沧| 贵州贵阳| 陇南| 嘉峪关| 张家界| 阳泉| 无锡| 十堰| 朔州| 昌都| 伊春| 伊春| 象山| 阿拉尔| 迪庆| 枣庄| 铁岭| 临猗| 溧阳| 贵港| 湖北武汉| 建湖| 通辽| 嘉兴| 黄冈| 安顺| 呼伦贝尔| 天门| 青州| 阿克苏| 德州| 邹平| 儋州| 台山| 伊春| 定州| 抚顺| 巴中| 瑞安| 石狮| 临沧| 天水| 吉林长春| 黄石| 镇江| 海西| 白城| 南平| 龙口| 柳州| 本溪| 运城| 邹平| 娄底| 阳江| 泸州| 三沙| 慈溪| 海安| 内蒙古呼和浩特| 吉安| 青海西宁| 石狮| 三沙| 珠海| 白沙| 枣阳| 陇南| 衢州| 石河子| 泰兴| 简阳| 巢湖| 赵县| 自贡| 随州| 吐鲁番| 广州| 兴化| 海拉尔| 肇庆| 濮阳| 济宁| 保山| 宁波| 鹤壁| 东方| 红河| 阳春| 嘉峪关| 仁寿| 德清| 邢台| 涿州| 天门| 惠东| 德清| 荣成| 莱芜| 六盘水| 澳门澳门| 章丘| 泰州| 泗阳| 伊犁| 来宾| 义乌| 淄博| 博尔塔拉| 保亭| 海拉尔| 定西| 河池| 北海| 柳州| 遵义| 无锡| 安吉| 定安| 乌海| 苍南| 安岳| 肥城| 安徽合肥| 邳州| 东海| 仁寿| 任丘| 招远| 三河| 平凉| 六盘水| 铁岭| 丽水| 临猗| 海宁| 衡阳| 锦州| 抚州| 海拉尔| 钦州| 南充| 东阳| 威海| 鄢陵| 承德| 高密| 台湾台湾| 辽源| 泰兴| 南安| 长垣| 曲靖| 汕头| 和田| 漳州| 大庆| 杞县| 巢湖| 安庆| 慈溪| 通辽| 平潭| 厦门| 海门| 肥城| 贵州贵阳| 东营| 海东| 德清| 晋中| 仙桃| 宜昌| 龙口| 芜湖| 仁怀| 萍乡| 巢湖| 梅州| 项城| 福建福州| 新泰| 南京| 吐鲁番| 绥化| 镇江| 莱芜| 定安| 日土| 乐平| 阿里| 阿拉尔| 中卫| 佳木斯| 天水| 赣州| 任丘| 广元| 乌兰察布| 海南海口| 惠州| 伊春| 白银| 宝鸡| 伊犁| 定州| 长葛| 巴音郭楞| 丹东| 咸阳| 肥城| 德清| 兴化| 安顺| 六安| 南京| 荆门| 益阳| 大庆| 和县| 连云港| 仁怀| 临汾| 贵港| 新乡| 天门| 漳州| 蓬莱| 厦门| 五家渠| 吉林| 鸡西| 巴中| 通辽| 厦门| 宁波| 大庆| 肇庆| 锡林郭勒| 桐乡| 咸阳| 安顺| 株洲| 宜春| 郴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