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tfj1"></cite>
<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var id="ptfj1"><span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span></var>
<cite id="ptfj1"></cite><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thead id="ptfj1"></thead></video></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ar><cite id="ptfj1"></cite><ins id="ptfj1"><span id="ptfj1"><cite id="ptfj1"></cite></span></ins>
<var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menuitem>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var><cite id="ptfj1"></cite><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學人風采 - 周武 :匯通經史之學:湯志鈞先生其人其學

周武 :匯通經史之學:湯志鈞先生其人其學
來源:《新史學》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8/11/18] 瀏覽:

新史學編輯部按:湯志鈞先生學問淵博,為人謙和,在學林耕耘七十多年,成果極為豐碩,海內外譽為碩學通儒。先生除了博學,其勤勉與和藹尤其讓人印象深刻,新史學同人也得到他不少教益?,F經滬上周武教授授權,特刊載他的一篇散文,以便讀者更多了解湯先生,同時祝賀他辛苦經營數十年的《梁啟超全集》出版。 

數日前,《社會科學報》編輯潘圳來電邀我寫一篇談湯志鈞先生為人為學的文章,我欣然答應。這倒不是因為我對湯先生其人其學有多少了解,純碎是想借這個機會表達一個至今仍在湯先生手創的近代史研究室服務的晚輩對前輩湯先生的敬意。

先生生于1924年,今年已九十高齡。他早年就讀于無錫國專和復旦大學,師從唐文治、呂思勉、周予同諸先生,醉心于經史之學。大學畢業后,回常州中學任教,期間曾撰寫出版過三本書。1956年被李亞農先生慧眼相中,調入中國科學院上海歷史研究籌備處,從事專業研究,是至今仍健在的所齡和院齡最長的前輩大家。

 

自上個世紀四十年代踏上學術之路始,屈指算來,湯先生的學術生涯已超過一個甲子。六十多年來,時代在變,風氣在變,學術的重心也在變,但湯先生以學術為本位、以學術為生命的精神始終沒有變。無論身處何時何地,他始終心無旁騖,讀書不輟,思考不輟,筆耕不輟,以學術為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在與青燈黃卷廝守相伴中,用一個字一個字、一本書一本書壘起了一座令人驚嘆的學術金字塔。

作為上海中國近代史研究至今健在的唯一前輩重鎮,湯先生給人最突出的印象無疑是他的“多產”。他大概是當今中國最多產的少數幾個歷史學家之一,單專著即有《戊戌變法史論》、《戊戌變法史論叢》、《戊戌變法簡史》、《戊戌變法人物傳稿》(上下冊)、《康有為與戊戌變法》、《戊戌變法史》、《近代經學與政治》、《改良與革命的中國情懷——康有為與章太炎》、《乘桴新獲》、《戊戌時期的學會和報刊》、《西漢經學與政治》、《經學史論集》、《章太炎傳》、《康有為傳》、《鱗爪集》、《維新•?;?bull;知新報》、《莊存與年譜》、《章太炎年譜長編》(上下冊)、《湯志鈞史學論文集》等20余種;另編有《章太炎政論選集》(上下冊) 、《戴震集》、《康有為政論集》(上下冊)、《章太炎全集》(第一冊)、《陶成章集》、《王韜日記》、《戊戌時期教育》等文集。此外,他還主持或參與編纂了眾多史料集和工具書,如《上海小刀會起義史料匯編》、《鴉片戰爭末期英軍在長江下游的侵略罪行》、《五四運動在上海史料選輯》、《辛亥革命在上海史料選輯》,以及《中國近代期刊匯刊》、《近代上海大事記》等等。至于散見于海內外報刊的論著更難計其數。他雖然曾擔任歷史所副所長有年,但從未假公濟私,舉全所之力為自己樹碑立傳,當然,以湯先生的名望和地位也根本無需這樣做。因此,湯先生的多產是他個人數十年如一日勤奮治學、挑燈夜戰的結果。這與某些學界聞人的“多產”是非常不同的。


先生的論著大體集中在四個研究領域:一是戊戌變法史,二是辛亥革命史,三是經學史,四是上海史。其中的每一個領域,湯先生都有自己獨特的建樹。由于他有關戊戌變法史、辛亥革命史和上海史方面的論著,大多是創辟榛莽、導夫先路之作,因此,他在中國近代史研究領域多方面的成就顯然更受海內外學界推重。與之相比,他的經學史研究反而有點被遮蔽了。其實,這多少是對湯先生學問的誤解。就學術理路而言,湯先生學術之路的起始點和立足點都在經學,他的近代史研究的真正切入點也在經學。經學分今文經學和古文經學,湯先生由今文經學而關注康有為,由康有為而研究戊戌變法;由古文經學而關注章太炎,由章太炎而研究辛亥革命。這種由經學史切入近代史的研究路徑,是湯先生與絕大多數近代史家的最大不同所在。

匯通經史之學,是湯先生治學的最顯著的特點。早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湯先生就與周予同先生合著并發表過一大批經學史論文,對古文經學和今文經學均有精湛造詣,他關于康有為、章太炎的研究,關于近代經學與政治的研究,關于兩漢經學的研究,自覺將文獻研究與歷史語境研究結合起來,自成理路,成就斐然。湯先生治學的這個特點,不但使他與一般的歷史學家有別,也與某些饾饤瑣碎的所謂經學史家迥異。

先生學問的另一個鮮明特點,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樸實無華,“首先要全面詳細地占有資料,然后對資料進行仔細分析,再實事求是、老老實實、樸樸實實地進行研究。”我讀湯先生的論著,最深切感受到的,正是他的這種“實事求是、老老實實、樸樸實實”的精神。湯先生的學術金字塔,即是靠這種“樸實”精神鑄就的。今天我們向湯先生致敬,其實就是向湯先生的學問及其所展現出來的這種學術精神致敬。

因為寫這篇文章,我反復問自己,湯先生最讓人尊敬的地方在哪里呢?按照我多年與湯先生的接觸,我以為,他最讓人仰慕的是他始終如一的書生本色,以及他不為利祿所驅、不為時風和世風搖惑的學術定力。湯先生擔任過所領導,但他毫不貪戀權位,更沒有藉權位呼朋引類,謀一己之私,一輩子自我認定的和始終守定的就是這種書生本色,他用自己的全副生命和智慧為我們生動詮釋了什么叫以學術為志業,什么叫以學術為生命。我們今天看到湯先生貫通文史而著作等身,但很少有人去想一想,這些都是一本書一本書通讀、一個字一個字寫出來的,是坐在冷板凳上與寂寞相伴做出來的。尤其不可及的是,在文革期間,群起爭名奪利的環境里,他白天養豬、挑糞、掃廁所;晚上則退居一室之中,“偷”書、看書、寫文章,堅守著那種與古人相交往的淡定與透徹。今天我們回顧他的學術成就,面對的卻是一個浮躁的學界,一個利祿驅人和為利祿所驅的學界,因此,我們在仰望湯先生的學術成就的同時,更應該仰望湯先生的學術人格,他給我們樹立了一個榜樣,告訴我們有此人格而后才會有此學問。因此,我的體會是,在競相燃放煙火的學界里,寧肯做一盞寒夜里的孤燈。煙火一時奪目,但轉眼就會變成灰燼;寒夜里的孤燈雖然沒有那么明亮耀眼,卻能與你相伴到黎明。

下一篇:馬軍:湯志鈞先生治學經驗談上一篇:馬克垚先生訪談錄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延安| 烟台| 宜都| 白银| 宜春| 台湾台湾| 济南| 临夏| 象山| 临海| 湛江| 澳门澳门| 永州| 黄冈| 黔西南| 邢台| 兴化| 厦门| 柳州| 昌吉| 桂林| 阿拉尔| 山南| 马鞍山| 公主岭| 西双版纳| 台山| 周口| 海拉尔| 泰安| 娄底| 钦州| 临夏| 梅州| 南平| 海丰| 固原| 鄢陵| 榆林| 迪庆| 六盘水| 商洛| 南平| 湛江| 三沙| 德州| 济南| 三亚| 百色| 宁德| 阳春| 吉林| 东台| 抚州| 威海| 邵阳| 喀什| 澄迈| 德清| 盘锦| 吴忠| 驻马店| 扬中| 洛阳| 阜新| 五家渠| 黔东南| 澳门澳门| 安吉| 延边| 潍坊| 玉林| 沛县| 大庆| 海拉尔| 廊坊| 辽宁沈阳| 定西| 高密| 济宁| 湖南长沙| 梧州| 嘉峪关| 任丘| 五家渠| 韶关| 眉山| 遂宁| 大连| 绵阳| 项城| 阿勒泰| 六安| 泉州| 晋江| 乐平| 临海| 咸阳| 伊春| 三亚| 菏泽| 和田| 邳州| 馆陶| 铜陵| 临猗| 宿迁| 安庆| 渭南| 鹰潭| 内江| 威海| 山东青岛| 常德| 平顶山| 萍乡| 桐乡| 宣城| 保山| 泰州| 攀枝花| 伊春| 安阳| 乐清| 徐州| 乐平| 娄底| 福建福州| 象山| 黔东南| 汝州| 萍乡| 湘潭| 曲靖| 马鞍山| 张家口| 馆陶| 云南昆明| 东营| 临夏| 济南| 海南海口| 乐清| 阳泉| 和田| 广安| 曹县| 普洱| 玉环| 台南| 孝感| 宁波| 淮南| 锡林郭勒| 长垣| 巢湖| 江苏苏州| 宜昌| 灵宝| 顺德| 大连| 黄冈| 万宁| 河池| 苍南| 荣成| 临汾| 阿里| 巴音郭楞| 四川成都| 南京| 焦作| 金昌| 灌南| 涿州| 泰兴| 中卫| 晋城| 明港| 阜阳| 海南海口| 宜宾| 商洛| 桂林| 阜新| 新泰| 桓台| 白银| 台山| 南京| 禹州| 和县| 武夷山| 忻州| 临汾| 通化| 唐山| 铜仁| 保山| 吉林长春| 白山| 廊坊| 烟台| 四川成都| 广西南宁| 醴陵| 桐城| 明港| 盘锦| 百色| 岳阳| 嘉善| 牡丹江| 辽源| 温岭| 滨州| 衡水| 佳木斯| 河北石家庄| 黔南| 靖江| 东台| 偃师| 灌南| 孝感| 昆山| 山西太原| 临汾| 滨州| 山东青岛| 毕节| 焦作| 南安| 丽水| 仁寿| 毕节| 黄南| 永州| 临夏| 龙岩| 保定| 阿里| 德阳| 文昌| 襄阳| 吉安| 湛江| 乐山| 金坛| 海门| 乐清| 湘西| 泰兴| 铁岭| 无锡| 白沙| 荆门| 昌吉| 西双版纳| 鞍山| 乌海| 上饶| 娄底| 安庆| 福建福州| 安岳| 枣阳| 玉林| 贵州贵阳| 舟山| 阿坝| 宜昌| 乐平| 眉山| 大连| 招远| 果洛| 济宁| 果洛| 淄博| 乐平| 开封| 德阳| 桂林| 普洱| 平顶山| 濮阳| 岳阳| 台湾台湾| 临猗| 安阳| 三亚| 灌云| 荆门| 惠东| 五指山| 景德镇| 中山| 阿克苏| 沧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