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tfj1"></cite>
<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var id="ptfj1"><span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span></var>
<cite id="ptfj1"></cite><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thead id="ptfj1"></thead></video></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ar><cite id="ptfj1"></cite><ins id="ptfj1"><span id="ptfj1"><cite id="ptfj1"></cite></span></ins>
<var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menuitem>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var><cite id="ptfj1"></cite><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佳篇共賞 - 王棟:艱難的翻譯:評陳國華譯《大憲章》

王棟:艱難的翻譯:評陳國華譯《大憲章》
來源:世界歷史編輯部網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9/1/22] 瀏覽:

內容提要 2016年商務印書館出版《大憲章》一書,它是由陳國華教授翻譯并作注的《大憲章》新譯本。概而論之,陳譯《大憲章》有三大優點:一者,注重學術史和歷史背景,于語境中翻譯《大憲章》。二者,注釋詳盡,既是譯作也是研究之作,可以為研究者承繼發揮。三者,譯者外語水平精深,故譯本結構均勻,字句流暢,頗易識讀,當為后來者琢磨學習。然而,由于《大憲章》內容眾多,又處特定語境之中,僅憑字句難以了解其意義。陳譯本《大憲章》雖然盡力參考了諸多拉丁文、英文和中文文本,但對《大憲章》學術史的梳理仍不夠準確,一定程度上也忽視了國內歷史學界、法學界和政治學界的研究積累,因此難免存在模糊錯訛之處,這實在令人遺憾。不過,這樣的遺憾與其說反映了譯者的不足,不如說反映了跨學科合作的不足。好的譯本需要的是不同學科背景的譯者加強交流與合作,只有這樣才能產生較為優秀的翻譯之作。

關鍵詞 英國 大憲章 文本 譯本 陳國華

 

2015年是《大憲章》頒布800周年,中國學界召開了一系列會議,并發表了大量的譯著、論文、論文集和報刊文章,極大地推動了《大憲章》的相關研究。陳國華教授翻譯的《大憲章》新譯本也是這些努力之一。包含新譯本的《大憲章》一書2016年由商務印書館出版,它由4部分組成,分別是:韓大元的序言、陳國華的《大憲章》簡介以及中文譯本、王振民和屠凱的文章《大憲章的現代法政價值》,最后附有《大憲章》的英文文本和拉丁文文本。不過,英語學界的慣例多是拉丁文本在前,英文譯本在后。陳教授拉丁文和英文水平俱佳,對《大憲章》進行了頗具特色的翻譯。但遺憾的是,陳譯本存在一些錯訛之處,學界對此譯本迄今尚無討論。本文擬就其翻譯內容做一評述,以為學界使用新譯本之參照。

一、 序言細讀:厘清《大憲章》的歷史背景


理解文本,首先需要理解文本產生的歷史背景。陳國華教授在“憲法之祖《大憲章》:800年后的回顧與解讀”一章中,簡要介紹了《大憲章》的歷史背景和主要內容。該章分為4部分,分別是“引言”、“參與制定《大憲章》的主要人物”、“《大憲章》的文本”以及“《大憲章》里的三個核心關鍵詞”。其中的考證頗見心力,而且涉及羅伯特·菲茨沃爾特(Robert Fitzwalter)的分析尤為新穎,如“基于《男爵條款》第29款的《大憲章》第39款主要針對他被流放并剝奪法律保護的遭遇而設立”,“他的造反經歷使他成為傳說中的羅賓漢(Robin Hood)的原型之一”?!洞髴椪隆窏l文與具體歷史事件的關聯值得深入研究,只是遺憾的是,陳教授并沒有給出上述觀點的出處。

不過本書的許多細節仍需厘清。在“《大憲章》名稱的由來”部分中,陳教授認為《男爵條款》(Articles of Baron,也譯為《男爵法案》)一共分為48條,但是現代學界一般將《男爵法案》分為49條。陳教授還寫道:“1217年約翰王死于痢疾,繼承人亨利三世頒布了一份篇幅和重要性都小一些的《林苑特許狀》(Carta de Foresta)。為了將這兩份特許狀分開,人們就將1215年的特許狀稱為Magna Carta‘大特許狀’。”這句話并不準確。首先,約翰王死于1216年10月,亨利三世也是1216年繼位的。為了維持王國的政治平衡,擔任攝政的彭布羅克伯爵威廉·馬歇爾(1147—1219年)和教皇使者瓜拉·比基耶里(1150—1227年)在1216年11月12日以亨利三世的名義頒布了《大憲章》,即1216年《大憲章》。其次,隨著法國王子路易的戰敗,亨利三世政府在1217年11月頒布了新的《大憲章》,即1217年《大憲章》。同時原1216年《大憲章》中涉及王室森林區的條款單獨制定并以《森林憲章》(即上文的《林苑特許狀》)的名義頒發。1218年2月,為實施上述兩個憲章,亨利三世命令將兩份憲章頒行全國并貫徹實施。在頒布命令的令狀中,出現了“magne carte”一詞,這是“magna carta”(《大憲章》)一詞的屬格形式,即“大/長憲章的”。由此,新的1217年“carta”(特許狀/憲章)是“長憲章”(magne carte),以區別于1217年關于森林區的較短的“carta”(《森林憲章》)?!洞髴椪隆罚?em>Magna Carta)之名在1225年之后逐漸得到認可,愛德華一世在1297年和1300年兩次確認《大憲章》,提及“我們的父親,前英格蘭國王,主公亨利有關英格蘭特權的《大憲章》”。在愛德華一世時期“大憲章”之名已然確立,意為偉大的憲章,指的是亨利三世1225年《大憲章》。

該章還提及約翰與教會的斗爭,認為1211年潘道爾夫對約翰出示了開除令(即開除教籍的“破門律”)。但事實并非如此,1206年教皇英諾森三世任命斯蒂芬·蘭頓擔任坎特伯雷大主教,約翰自覺受辱拒不承認該任命。1208年3月,教皇對英國實施了禁教令(interdict),禁止英國教會舉行各種宗教儀式,又在1209年開除了約翰的教籍。直到1213年此事才以約翰的妥協而告終。

此外,該章使用了“大印”和“御璽”來翻譯“Great Seal”,但是學界一般譯為“國璽”。國王的印章分為三種,《元照英美法詞典》將其分別譯為國璽(great seal)、王璽(privy seal)和御璽(signet),約翰時期只有國璽和王璽。概而言之,國璽始自懺悔者愛德華,由中書令/御前大臣(chancellor)和執掌國璽大臣(Lord Keeper of the Great Seal)先后保管。王璽始自約翰王時期,后為國王宮室(king’s chamber)、錦衣庫(wardrobe)和執掌王璽大臣(Keepers of the Privy Seal)先后掌管。御璽在14世紀取代王璽作為國王的私章,由四位御璽文書(Clerk of the Signet)掌管,印璽房(signet office)專門負責國王私人證書的蓋印。此時,國璽和王璽變為政府機構用印。國璽由中書令掌管,用于處理日常的行政司法事務。若涉及財政撥款文件,則需要加蓋王璽。

陳教授進而指出,《大憲章》的蓋印使用的是蜂蠟御印,這頗為細致,但是仍有可深入討論之處。書中說的是將“蜂蠟和樹脂制成的固定封泥”固定在“文件的蓋印處或信件的封口處”。實際上蓋印分為兩種情況,下面以開封證書/開封函令(letters patent)和密封證書/密封函令(letters close)為例。按照《元照英美法詞典》,密封證書是指國王簽發給特定人的非公開的指令,不適合公開展示。該證書加蓋國璽,密封且記入密封證書卷檔,打開證書會破壞印章。開封證書是公開頒發的,包含國王所做的公示命令并加蓋國璽,主要用來授予個人或公司某種特權或從事某種特定活動的權利。開封證書不同于特許狀(charter),但兩者的蓋印方式相同,即國璽印章顯示在外,閱讀文件不會破壞國璽印章。具體制作過程如下:在羊皮紙底部有一個從底部剪下的類似小尾巴的“羊皮紙舌頭”(parchment tongue)或者綁上的絲線,該羊皮紙舌頭(或絲線)與顏色各異的軟蠟——白色、綠色、紅色和黃色——一起放進蓋印設備里,之后擰緊設備把蠟壓進銀色國璽的兩面,制造出約翰雄偉的兩面像,使印章得以通過懸掛的羊皮紙(或絲線)附在每份特許狀上?,F存的Ci《大憲章》(即下文所稱“科頓第一份《大憲章》”)仍保留有印章,大家可以通過大英圖書館的網站清晰地看到,不過印章的具體內容已不可辨識。歷史學家大衛·A.卡朋特認為,其余的Cii《大憲章》(即下文所稱“科頓第二份《大憲章》”)、索爾茲伯里大教堂《大憲章》和林肯大教堂《大憲章》的三份正本(engrossment)都有國璽印章存在過的痕跡。

陳教授雖然討論了國璽,但并沒有指出國璽的特殊意義。國王的特許狀分為正本和抄本(copy)。正本是權威的原始文件,具有法律效力,區別于一般的抄本。一般而言,正本有兩個特征,一個是由國王文秘署的文書(clerk)或抄寫官(scribe)正式寫就(engross),另一個是加蓋國璽。文書的書寫風格有助于辨認文件真偽,而國璽是國王授權的證明,是《大憲章》權威性和真實性的來源。學界正是通過上述兩個標準確定了1215年《大憲章》有四份正本,慣例稱為科頓第一份《大憲章》(如今亦可稱為坎特伯雷《大憲章》)、科頓第二份《大憲章》、林肯《大憲章》和索爾茲伯里《大憲章》,四份正本一般縮寫為Ci、Cii、L和S。

另外,簡介中的譯名也有值得商榷之處。學界一般稱愛德華·柯克爵士為“Sir Edward Coke”,不知為何書中的英文名是“Edward Coker”,而且翻譯為“愛德華·寇克”。歷史學界、法學界和政治學界的常用譯名是“柯克”、“科克”和“庫克”,筆者認為,無須再添新譯。另外,陳教授對外國人的稱呼似乎也不合學界慣例。陳教授在書中簡稱坎特伯雷大主教斯蒂芬·蘭頓為“斯蒂芬”,雖然《大憲章》原文采用了這樣的用法,但學界一般使用“蘭頓”或“大主教蘭頓”。

二、 陳譯本《大憲章》文本考:拉丁文本與中英文譯本


陳著《大憲章》分析了當時的正本,認為當時抄寫了13份,現在僅存4份,這是準確的。這些正本當然是拉丁文文本。陳教授使用了大英圖書館提供的拉丁文文本,不過沒有指出該文本是Cii?,F代學者詹姆斯·克拉克·霍爾特爵士(Sir James Clarke Holt)使用的拉丁文文本與大英圖書館的是同一個,即Cii。值得注意的是,霍爾特基于專業研究重新修訂了Cii正本的標點,使其編撰的版本比大英圖書館的版本更為適宜閱讀和研究。大衛·A.卡朋特使用的則是林肯大教堂正本,因為他認為林肯正本書寫得最為清楚。

戈弗雷·魯伯特·卡利斯·戴維斯(Godfrey Rupert Carless Davis)、霍爾特和卡朋特三人也提供了各自的英文譯本。陳教授使用了戴維斯的譯本,并標注為1989年,但大英圖書館網站上的標注仍是1963年。筆者手中有大英博物館1963年版本的《大憲章》一書和1977年版本的《大憲章》一書。其中可見戴維斯1963年版的《大憲章》僅是31頁的小手冊,目的是方便大英圖書館的參觀者了解《大憲章》的一般背景。該手冊之后在1965年經過修訂,1971年為第3版,1977年為第4版,增訂為39頁。第4版《大憲章》小冊子內的譯本未見更新,只是修訂了參考書目和少量地刪改了介紹性的內容。所以這里標注1963年似乎更為準確。

陳教授還認為戴維斯的譯本是最權威的譯本,這一觀點值得商榷。戴維斯本人時任大英圖書館副研究員(Deputy Keeper),精研文稿,但他所學專業是古代史,中間又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并且沒有中世紀史的研究性專著,所以不能說他是該領域最權威的專家。在《大憲章》研究中,最權威的著作是霍爾特1965年出版的《大憲章》一書,最權威的《大憲章》譯本也出自該書。該書分為1965年、1992年和2015年三個版本,但1969年的版本有過微調。1992年版在1994年、1995年、1997年、2001年和2003年多次再版,50年來一直都是《大憲章》研究最權威的專著,對霍爾特的推崇在各類專業研究和介紹性書籍中隨處可見。這在戴維斯的小冊子中也有體現,戴維斯在1963年《大憲章》小冊子中推薦的是麥克奇尼1914年出版的《大憲章》一書,但是在1977年的《大憲章》小冊子中,他轉而認為霍爾特的《大憲章》是近來最全面的研究。此外,大英圖書館古代、中世紀和早期現代手稿研究的負責人克萊爾·布里在2010年的《〈大憲章〉:手稿與神話》一書中也認為,“晚近最全面的《大憲章》研究是J.C.霍爾特的《大憲章》第2版”。大衛·A.卡朋特也認為:“霍爾特著作的影響和權威極大,以至于多年以來無人再寫《大憲章》的丁點。”不過在筆者看來,大衛·A.卡朋特基于“大憲章計劃”在2015年出版的《大憲章》新著,一定程度上修正了霍爾特的研究,不過卡朋特的研究需要學界更多的檢視??傮w上,筆者認為戴維斯譯本在學術性上稍顯遜色,霍爾特的譯本是五十多年來學界最權威的譯本,卡朋特譯本則吸收了最近二十多年來最新的研究成果。

難能可貴的是,陳教授對《大憲章》中文譯本也做了搜集,共計5種。分別是國民政府立法院編譯處1933年譯的《英國大憲章》、1944年張君勱譯的《英國大憲章提要》、1981年康樹華譯的《英國大憲章》、2002年雷敦和譯的《英國大憲章今譯》和無名氏譯的《自由大憲章》?,F代譯本的搜集既為陳教授的翻譯工作奠定了基礎,也為學界進一步研究《大憲章》中文譯本做了一定的準備。

不過陳教授的譯本搜集并不全面,首先,清末譯本被忽視了,這在韓大元教授的“序言”中也曾簡略提及。筆者綜合學界成果,在這里做一補充。隨著晚清立憲思潮的興起和英國研究的開展,《大憲章》中文譯本陸續出現。最早的譯本出現在1902年的《萬國憲法志》中,繼而《政法學報》1903年第3期刊登了《英吉利憲法史》一文,其中也翻譯了《大憲章》(譯者不詳)。之后,1906年錢應清在《法政雜志》上翻譯了《英國憲法正文》,《大憲章》譯文是其中一部分。程夢婧認為,錢譯本是晚清最完整的譯本,不乏準確流暢之處。

1906年9月1日,清政府頒布《仿行立憲上諭》,預備立憲。也因此于1907年出現了三部《大憲章》的完整譯本。1907年,汪濟舟編譯的《歐美各國憲法志》中收錄了63章《英吉利大憲章之條文》,認為《大憲章》為“最寶貴之大憲章,即英國所稱憲法上之圣典”。齊雨和、古翔九二合譯的《各國憲法》一書中也包含《大憲章》的譯本。同年還有美國學者巴路捷斯的《政治學及比較憲法論》翻譯過來,該書先由日本學者高田早苗翻譯,后又由劉瑩澤、朱學曾和董榮光譯為中文。此外,還有《大憲章》的節譯本。1907年《東方雜志臨時增刊·憲政初綱》發表了《君主立憲國憲法摘要》一文,論述日本 、英國、俄國、普魯士和意大利諸國憲法,其中摘錄并翻譯了《大憲章》的23章內容??傮w上,這些譯本與清末立憲風潮相關,其中的《政法學報》本、錢應清本、汪濟舟本應該都是從日文轉譯而來,體現了近代日本在中國向西方學習中的中介作用。

其次,在現代譯本方面,陳著《大憲章》的搜集也有所缺漏。陳著《大憲章》記載張君勱譯本發表在《東方雜志》第40卷第14期。筆者翻閱了當年的《東方雜志》,發現是第四十卷第一號,時間是“民國三十三年一月十五日初版”,按此不知陳著《大憲章》為何標為第14期。此外,陳著《大憲章》也忽略了臺灣1958年出版的《各國憲法匯編》一書,該譯本在新舊詞語之間有較好的平衡。

有趣的是,陳教授提到了2009年出版的《憲法學學習參考書》的《自由大憲章》譯本,并稱該譯本為無名氏《自由大憲章》。相較于部分學者對《自由大憲章》譯者的忽視,陳教授對譯者的尊重值得我們效仿。筆者覺得《自由大憲章》的譯本很熟悉,但一時沒有找到出處。在之后的學習中,看到了一本碩士論文《英國中古〈自由大憲章〉研究》,其參考資料中有肖蔚云先生2003年主編的《憲法學參考資料》一書,筆者按圖索驥在其中發現了《自由大憲章》譯文。遺憾的是,《憲法學參考資料》也沒有標注譯者。筆者試圖找到更早的版本,北京大學法學院圖書館恰好有肖先生的贈書,筆者前去檢索果然發現了肖先生1981年編輯出版的《憲法資料選編》第三輯中有此《自由大憲章》,遺憾的是該書也沒有標注譯者姓名。

事情到此就沒有了線索。筆者之后無意中在《自由的締造者:無地王約翰、反叛貴族與大憲章的誕生》一書的“譯本說明”中發現了一個1957年的中文譯本,但該書并未提及譯本的名稱。筆者之后在1957年出版的《世界史資料叢刊初集:中世紀中期的西歐》中,發現該譯本名為《英國“自由大憲章”》。雖然題目多了英國兩字,但該《英國“自由大憲章”》與無名氏《自由大憲章》內容完全一致,只是《自由大憲章》省去了若干腳注。至此大體可以確定,《自由大憲章》是劉啟戈、李雅書兩位先生的翻譯成果。不過文中的“本分冊說明”并未提及具體分工。筆者又找到了1962年版的《世界史資料叢刊初集:中世紀中期的西歐》,希望有所收獲,卻發現該書只是換了出版社,連頁數都沒變。按照專業分工來說,劉啟戈先生治中世紀史,李雅書先生治羅馬史,據此推測,應當是劉啟戈先生的翻譯作品,然而又不好遽然斷言。天道酬勤,筆者近來無意中翻檢《世界通史資料選輯·中古部分》時,發現“《自由大憲章》摘錄”一文文末記載了劉啟戈先生是譯者。不過郭守田先生對摘錄的譯本作了修改。至此,筆者可以確定影響學界幾十年的無名《自由大憲章》的譯本是中世紀史專家劉啟戈先生的貢獻。

另外,遺憾的是陳著《大憲章》忽略了最晚近的中文譯本。2010年畢競悅、李紅海、苗文龍三人翻譯了霍爾特1992年版《大憲章》,中文學界的《大憲章》研究水平由此提升了一大步。同時畢競悅也以《自由大憲章》為底本,翻譯了新的《大憲章》譯本??傮w上,陳教授較好地收集了《大憲章》拉丁文文本和中英文譯本,但也一定程度上忽略了最權威的《大憲章》研究著作、最權威的《大憲章》英文譯本和目前較為全面的《大憲章》中文譯本,這不能不讓人感到遺憾。

三、 核心關鍵詞的創新翻譯


在翻譯選擇上,陳譯本的翻譯頗具特色,即一方面嘗試了解《大憲章》的語義,另一方面嘗試用中國古典詞匯或自創詞匯進行對譯。陳教授使用古典詞匯的一個嘗試是用“封地”與“feodum”(fee, fief)對譯,這是學界一個常用的翻譯,另一個常用的翻譯是“封土”。陳教授的理由是:西歐的“feudalism”與西周封建制基本相同。該分析雖大體準確,但兩者也有不少差異。馮天瑜先生就將西歐“feudalism”稱為“契約封建制”,并把西周封建制度稱為“宗法封建制”,因為后者沒有契約,只是由宗法維持。也因為這些中西方封建制度的具體差異,所以學界通常不采用陳譯本“lord”與“君主”的對譯,而是譯為“領主”;不采用陳譯本“vassal”與“諸侯”的對譯,而是譯為“封臣”。

陳教授使用古典詞匯的另一個嘗試是使用“nos”與“朕”對譯,從而摒棄《自由大憲章》“余等”的譯法以及雷敦和“我們”的譯法。但是,這種嘗試需要推敲。陳教授當然清楚地知道拉丁文中的“nos”及其各種變格(nobis/nostre/nostri/nostrorum)都是復數形式,意為“我們”,但仍認為“朕”是合適的對譯,因為這是皇帝詔書體。但其實這正是中西文明不同之處,譯為“朕”,反倒可能抹殺了中西之間政治文化和政治理念的不同。愛德華·柯克爵士在《英國法要義》(The Institutes of the laws of England)第2卷對1225年《大憲章》第8章(即1215年《大憲章》第9章)的評注中,開篇專門分析了“we”(nos)一詞,指出:“以政治主體(politique capacity)的身份所說的這些詞句適用于繼承人,因為在法律的判斷中,作為政治主體的國王不會死亡。”柯克認為,“我們”(nos,we)實際上指的是國王及其繼承人。這也符合政治學說中的君權(crown)這種權威不因國王的死去而消解。同時這也符合《大憲章》的永久授權性質。若無合適詞匯,翻譯成“我們”是比較合適的。

陳教授還嘗試創造新詞匯進行翻譯,首先討論的是“libertas”、“liber”和“libere”。陳教授嘗試把“libertates”對譯為“自主權”,這是一個探索性的翻譯??ㄅ筇卣J為,“liberty”(libertas)是“國王授予的特權(privilege)”。藺志強進一步分析了“libertas”的5種特征,即“它是作為封君的國王(也適用于作為封君的貴族相對于其封臣)授予貴族或城市的代行某項權力的特權或豁免于某項義務的特權,這事實上使特權領有者獲得了一種在其管轄區域內的自治權”;“特權的內容是特定的、具體的”;“特權的授予對象一般是某個具體的貴族或城市”;“無憑據則無特權”;“特權的取得一般是通過贖買的方式”?;谏鲜隼斫?,歷史學界基本認同《大憲章》中的“libertas”譯為“特權”。同時在歷史學界的其他寫作中,“libertas”一般也譯為“特權”。如孟廣林將“Carta Libertatum”(Charter of Liberties)翻譯為“《特權恩賜狀》”。筆者認為,“自主權”的翻譯是有益的嘗試,可以清楚地表明正文中的“libertates”。遺憾的是,該概念并不存在于現有的學術話語中,而“特權”的翻譯既準確又為學界所接受。

另一個創造性翻譯的嘗試是基于《牛津英語詞典》“jury”詞條的定義對其進行重新翻譯。陳譯《大憲章》認為,“jury”是“一伙發誓就某一正式征求他們意見的問題給出裁定或真實答案的人”,所以“jury”譯為裁決團,“juror”譯為裁決員。我們首先同意“陪審團”的翻譯并不足夠準確,但是該譯名的形成自有其歷史。“jury”經歷了“有名望的百姓”、“集景”、“鄉紳”、“副審良民”、“批判士”、“衿耆”、“紳董”及“紳士”等諸多譯名的變遷,最早出現譯名“陪審”的文獻是1856的《智環啟蒙》,到19世紀60年代《洋涇浜設官會審章程》時“陪審”已進入法律制度,至1894年同文館《各國交涉便法論》中,“陪審”與“jury”,“陪審員”與“juror”的對譯已形成主流?,F在隨著學界研究的深入,學者依照司法技術的不同將廣義的陪審制分為陪審制(狹義)和參審制(又稱混合法庭制),前者以英美法系為主,后者以法國、比利時為代表。有學者試圖提出新的對譯,如胡兆云的“Jury”對譯“決認團”,“juror”譯“決認員”。但“陪審”一詞既有深厚的歷史淵源,又有堅實的現實基礎,總體上從未有新譯名對“陪審”一詞構成有效的挑戰。對此,劉錫秋也認為,“國內學界似乎已經有了約定俗成的默契”,他的選擇也是把英美法系的陪審團制度稱為“陪審制”(Jury)。

總體上,陳譯本試圖通過古典詞語和新創詞匯對“feodum”(封土)、“nos”(我們)、“libertas”(特權)、“jury”(陪審團)進行更為準確的翻譯。這種嘗試值得欽佩,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我們更好地理解和闡釋西方。細細檢視,陳教授對“feodum”的翻譯大體準確,但也一定程度上忽視了中西封建社會的差異,導致具體名詞(如lord和vassal)的翻譯不夠準確。陳教授在“nos”的翻譯中進行了有益的嘗試,但可能也不夠準確。此外,陳譯本雖然對“libertas”和“jury”的翻譯比較準確甚至不乏新意,但較難融入或者改變已有的學術研究??偟膩碇v,這些翻譯并不具備足夠的學術競爭力。

四、 淺析《大憲章》新譯本


陳教授拉丁文、英文俱佳,在具體的翻譯過程中,從Cii拉丁文本出發,參考了戴維斯英文譯本和澤維爾·希爾德加德(Xavier Hildegarde)英文譯本,翻譯出了《大憲章》最新的中文譯本。其中尤為可貴的是,陳教授提供了諸多腳注,既為理解該譯本奠定了基礎,也為學界的后續研究提供了借鑒。提供腳注并非始自陳教授,但是從未有中文譯本達到陳譯本的規模,陳教授細致深入的注釋是學界翻譯《大憲章》應當效仿的典范。因為這樣做可以有效地推動學術對話,促進學術積累。

在譯名選取上,如上所言,陳教授對諸多名稱進行了“創造性”翻譯,但遺憾的是,其中許多翻譯并不符合學界的慣常用法。如“abbatibus”(to abbot)陳譯本譯為“修道院主持”,而學界多譯為“大修道院院長”,以區別于小修道院院長(prior)。學界的另一種翻譯是將“abbot”譯為“修道院院長”,將“prior”譯為“隱休院院長”。大、小修道院的這種區分在中世紀文本中比較常見,如1225年《大憲章》開篇就出現了“……abbatibus prioribus……”(致大修道院院長、小修道院院長)??紤]上述情況以及學術傳統,“abbatibus”譯為“修道院主持”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這類“創造性”譯名在職官制度方面顯得尤為明顯。在陳譯本《大憲章》的序言中,陳教授認為“constabularius”(constable)的原意是“馬廄長”,可譯為中國古代的“騎將”。這種翻譯并不準確,在英格蘭“constabularius”是城堡鎮守/城堡長,同時負責地方治安。后來專門負責地方治安,所以有時也譯為“治安總長”。所以《大憲章》正文(第24章、28章、29章和45章)中應采取“城堡長”的譯名。但《大憲章》序言提及的“constabularii Scocie”(Constable of Scotland)是蘇格蘭官職,《元照英美法詞典》譯為蘇格蘭軍事和司法總長。這是中世紀蘇格蘭高級官員,國王不在時統領國王軍隊,平常負責王宮周圍治安,管轄發生在距王宮、議會、樞密院等4英里(后改為3英里)內的刑事案件,并與國王及宮內司法官一起主持審判庭。該職位曾為世襲,后來喬治三世廢除了該官職??梢钥闯?,無論是在蘇格蘭語境還是英格蘭語境中,將其翻譯為“騎將”都不夠準確。

陳教授還把第25章的“hundred”譯為“鄉”,學界多譯為“百戶區”。“ballivis”(to bailiff)有時專指“百戶長”,陳教授在序言中譯為“鄉長”。雖然“hundred”與“鄉”分別是英國和中國的基層機構,但兩者的組織方式并不相同,不能簡單對譯。而且“ballivis”此處并非特指,卡朋特也認為是泛指地方官員,學界對應的翻譯一般為“執行吏”或“執達官”。還有一些專業詞匯,筆者把學界常用名列出作一對照。第3章的“relevium”(relief)陳譯本翻譯為“續租費”,學界一般譯為“繼承金”。第16章腳注中的“tenēre”,陳譯本譯為“持有”,但在普通法中一般譯為“保有”。本書還把序言中的“Militie Templi”(Knights of the Temple)譯“圣殿騎士會”,學界一般譯為“圣殿騎士團”。此類種種,不再贅述。

另外,陳教授在注釋方面有時有一種疏離感,顯現出陳教授對某些特定中世紀歷史的陌生。例如,把序言中的“forestariis”譯為“林官”,并解釋為“負責林苑的官員”,該解釋沒有把握住“foresta”(森林區)和“forestarius”(林區長)的內涵。概言之,森林區(foresta, forest)是實施森林法的區域,森林區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國王的狩獵權。森林區并不僅僅包含森林,而是有多種土地類型,如森林、荒地和草地。國王占有森林區,但并不必然占有森林區內的所有土地。不過,森林區內他人所有的土地仍被禁止進行狩獵和墾伐?!敦斦饘υ掍洝氛J為,國王在森林區中狩獵和休憩,所以森林區內違法都專屬國王管轄,應受國王的處罰,不能獲得普通法的救濟。森林區的發展基于專權(prerogative)和王權,牽涉到行政機構、財政收入和法律體系等諸多方面,是中世紀英國的重要的政治議題。亨利一世時期林區長已經存在,負責森林區的管理和森林法的實施。森林區以固定價格包租給林區長,這一職位多由家族世代相承。

同樣需要注意的是,陳教授的一些翻譯也有錯訛。在翻譯序言中的人名時,陳教授把“Willelmi Mariscalli comitis Penbrocie”(William Marshal earl of Pembroke)譯為“彭布儒克伯爵暨兵馬元帥威廉”。“Penbrocie”(Pembroke)是地名,一般譯為彭布羅克。筆者無意批評陳教授對地名的翻譯方式,但筆者認為這樣處理地名不利于學界的交流借鑒。該處的主要問題在于陳教授將“Mariscalli”(Marshal)翻譯為“兵馬元帥”。陳教授認為,該詞的起源是馬夫,意為“兵馬元帥”,且威廉是當時最大的兵馬元帥。但是這并不準確,“Marshal”此時已是家族姓氏,威廉·馬歇爾的父親是約翰·馬歇爾,威廉·馬歇爾的兒子也叫威廉·馬歇爾。所以此處的彭布羅克伯爵又被稱為老威廉·馬歇爾,他在這一時期的政治地位極其重要。他是亨利三世的攝政,1216年《大憲章》和1217年《大憲章》上蓋的印章中其中之一(另一個是瓜拉的)就是他的印章。

陳譯本把第6章中的“Heredes maritentur absque disparagacione”譯為“繼承人可以結婚,但不得下娶”。“maritentur”(are to be married)是“marīto”(結婚)的虛擬被動現在式第三人稱復數,意為“繼承人可以被結婚”,意指中世紀監護權中的婚姻指定權(marriage)。因為“Heredes”(繼承人)在中世紀英格蘭包含男女兩種性別的繼承人,且“maritentur”包含“嫁”、“娶”兩意,所以本句可以譯為“繼承人在不貶損身份的情況下可以被安排結婚”。

第7章結尾原文是:“et maneat in domo mariti sui per quadraginta dies post mortem ipsius, infra quos assignetur ei dos sua”(And she is to remain in the house of her husband for forty days after his death, within which time her dower is to be assigned her)。陳譯本將其翻譯為:“寡婦若改嫁,可在丈夫死后在夫家居留40天,在此期間須將其寡婦財產分配給她。”比照拉、英、中三個文本,中文譯本明顯增加了原文沒有的“寡婦若改嫁”,因為陳教授認為這里“遺漏了‘寡婦如果改嫁’這一條件”。但這并不符合歷史事實。寡婦在其夫死后將居于其夫主屋內40日,被稱為寡婦居留權(Quarentine)。若寡婦不能享有其寡婦居留權,她將獲得寡婦居留權令狀(De quarentena habenda),該令狀由郡長執行。這種權利只能由寡婦行使,改嫁則喪失上述權利??驴司羰吭u論道:“若她在40日內結婚,她將失去寡婦居留權,因為彼時她的寡婦身份已失去。”而且1225年《大憲章》在本條后添加了以下內容:“如果寡婦居住的是城堡,該寡婦就應該轉移到其他房屋中,等待寡婦產的移交。”該補充規定禁止寡婦在城堡中行使寡婦居留權,因為城堡是為防御而建,不同于為居住而建的房屋。綜上所述,本句添加的詞句是錯誤的,其余的翻譯則大體準確。

第9章中,“nec plegii ipsius debitoris distringantur”(nor are the sureties of that debtor to be distrained for),陳譯本將其譯為“不得對其擔保人實施羈押”,其中“distringantur”(are to be distrained for)不是羈押擔保人的人身,而是通過扣押動產和土地迫使某人為某事。此外,陳譯本把第13章的兩處“liberas consuetudines”(free customs)譯為“免費通關權”。陳教授認為,這是“自由/免費通過這些關卡的(權利)”。其實,熟悉中世紀政治史的人都知道“consuetudines”一般指習慣,如Bracton(布拉克頓)的“De legibus et consuetudinibus Angliae”(《論英格蘭的法律與習慣》)一書就指其為“習慣”。藺志強也照例將其翻譯為“自由習慣”。陳譯本還把第20章的“parvo delicto”(trivial offence)和“modum delicti”(serious offence)分別翻譯成“所犯小過失”和“嚴重過失”。在這里,“delictum”并不是過失,也不僅僅是違法,而是犯罪,應該翻譯為“輕罪”和“重罪”。陳譯本也把第20章的“villanus”(villein, villain)譯為“農民”,雖然在注釋中指出這是農奴,但是在中世紀史中,“農民”和“農奴”的含義并不相同。“villanus”一般音譯為“維蘭”,或意譯為“農奴”。陳譯本還認為第24章“coronatores”(coroners)的英文對應詞是“crown”,譯為“護冕官”,負責維護王室的私產。這種解釋并不準確,按照《元照英美法詞典》記載,“coroners”設立于1194年9月,職責為保管公訴狀卷宗以及記錄刑事司法案卷。1276年的《驗尸官條例》(De Officio Coronatoris)更進一步規定,每郡設立4名驗尸官,職位低于郡長。雖然驗尸官負有保護王室財產之責,但其作為王室官員,主要負責調查死因,主持驗尸,并在必要時代行郡長之權。這一職位是國王抑制郡長權力擴張的手段。該職位學界一般譯為“驗尸官”或“刑案審驗官”。

第24章中的“placita corone nostre”,陳譯本譯為“法律訴訟”,這實際上是普通法中非常知名的王座之訴/國王之訴(placita coronae, pleas of crown)。這是王室法庭管轄的嚴重犯罪案件,即必須要在國王面前或國王的法官面前審理。第32章的“felonia”陳譯本譯為“大過”,“felonia”實際上是嚴重刑事犯罪,一般譯為“重罪”而非過失。第34章的“unde liber homo amittere possit curiam suam”(whereby a free man could lose his court)陳譯本譯為“以免自由人因此被剝奪在其領主法庭上受審判之權利”,該句應該直譯為“自由人因此失去自己的法庭”。該章確實曾引起很多爭論,但領主法庭的觀點早在20世紀60年代就已被M.T.克蘭奇確立。這里“自由人”指的是領主而非受審者,因為本章的目的是保護領主(貴族)法庭的司法管轄權。

第37章中的“Si aliquis teneat de nobis per feodifirmam vel per sokagium vel per burgagium, et de alio terram teneat per servitium militare, nos non habebimus custodiam heredis nec terre sue que est de feodo alterius occasione illius feodifirme, vel sokagii vel burgagii”,陳譯本譯為:“任何人若以固定費、田役或城區費之方式從朕處獲得土地,并因服軍役而從另一領主處獲得土地,只要他繳納固定費,服田役或繳納城區費,朕便不再要求對其子嗣實施監護。”這里除了一些特定詞語與學界處理不同外,主要問題在于對最后一句的監護權(custodiam, wardship)產生了理解偏差。陳教授將監護權理解為“男爵或騎士把自己的兒子送到國王或領主那里當人質”。中世紀固然多有送兒子去領主處做人質的做法,而且《大憲章》也規定了約翰釋放人質,但監護權并不是這個意思。監護權是指:“一名直屬封臣死亡后,國王在其繼承人未成年期間享有對直屬封臣地產的監護或監護權。國王也有權讓繼承人結婚。一名直屬封臣對其騎士役保有人享有相同的監護權和婚姻權。”這一條的主要目的是規定監護權只能產生于騎士役保有,而不能產生于永久租佃地保有、農役保有和自治市鎮保有等其他保有形式,更不能基于這種保有形式對國王的直屬封臣基于騎士役保有獲得的土地行使監護權。此句試翻譯如下:“如果任何人通過永久租佃地保有或農役保有或自治市鎮保有從我們處直接保有,同時他也通過騎士役從其他人處保有土地,我們不應該——基于上述永久租佃地保有或自由農役保有或自治市鎮保有——對他的繼承人或他從其他人處保有的土地享有監護權。

第38章中的“Nullus ballivus ponat decetero aliquem ad legem”(No bailiff is henceforth to put anyone to law),陳譯本譯為:“今后任何官員不得……對一個人進行審判。”這里“ponat ad legem”(put to law)并不是審理而是起訴,這一時期的審理模式主要是神明裁判、共誓滌罪和決斗斷訟三種,第38章一定程度上保障了陪審團的公訴功能。本段可譯為“自此任何執達官不得讓人受審”。

第43章中的“Si quis tenuerit de aliqua eskaeta, sicut de Honore Walingefordie, Notingeham, Bolonie, Lancastrie, vel de aliis eskaetis que sunt in manu nostra et sunt baronie, et obierit, heres eius non det aliud relevium, nec faciat nobis aliud servicium quam faceret baroni si baronia illa esset in manu baronis; et nos eodem modo eam tenebimus quo Baro eam tenuit”。陳譯本譯為:“任何歸地(如沃靈福德、諾丁漢、布洛涅、蘭卡斯特之名譽治所或其他歸朕所有并帶有男爵治所性質之封地)的持有者死后,如該歸地仍在男爵手中,已故持有者之子嗣僅須向男爵而不是向朕繳納續租費并服勞役。朕保有該歸地之方式將與男爵以往保有之方式相同。”該章規定的對象是落入國王手中的復歸地,復歸地落入國王手中,保有人的繼承人當然要向國王而非原先的領主履行役務。該章的目的是限制國王對復歸地添加更多的役務,而只讓國王享有該復歸地在原先領主(男爵)手中的役務。該句可譯為:“如果任何保有復歸地(如沃靈福德、諾丁漢、布洛涅、蘭開斯特的榮譽領)或者其他在我們手中的且是男爵領的復歸地的人死亡,他的繼承人不應——假如該男爵領在男爵手中——比應對男爵履行的給予我們其他的繼承金或向我們履行其他的役務;而且我們應以男爵保有它的相同方式保有。”文中的“Honore”陳教授譯為“名譽治所”,不是很合適。該“honore”是一名男爵的地產,包括自留地和其保有人自其處保有的土地,實際上與“barony”沒有實質區分。如同“hundred”和“wapentake”都是百戶區,但在《大憲章》中并列出現,同樣“honore”與“barony”可以分譯為“榮譽領”和“男爵領”。當然該譯名學界尚無定論,此處只是拋磚引玉。

此外,還有一些譯名是《大憲章》文本本身引發的問題。如“Justiciarius”和“capitalis Justiciarius”的翻譯問題,本詞見于《大憲章》序言(justiciariis)、第18章(capitalis Justiciarius, justiciarios)、第41章(capitali justiciario)、第44章(justiciariis)、第45章(justiciarios)、第48章(justiciarius)以及第61章(justiciarius,justiciarium,justiciarius,justiciario)。陳教授注意到“Justiciarius”有兩種意思,即“國王任命的高等法院的主審法官”以及“法官”,所以將此詞譯為“法官”,并按照情境,將第18章(第1處)、第41章、第48章和第61章(全部4處)譯為“首席法官”(chief justice)。陳譯本與戴維斯譯本的翻譯相同,戴維斯也將第18章(第1處)、第41章、第48章和第61章(全部4處)譯為“chief justice”(首席法官),其余的“justiciarius”譯為“justice”(法官)。而霍爾特譯本中全部譯為“justiciar”,即“首席政法官”??ㄅ筇貏t將第18章(第1處)、第41章、第48章和第61章(全部4處)的“Justiciarius”譯為“justiciar”(首席政法官/宰相),將其他處的譯為“justice”(法官)。為了確定準確的譯名,需要理解“justiciar”和“justice”的不同意義。諾曼王朝時期和安茹王朝前中期,國王跨海而治,“Justiciar”或 “Chief Justiciar”這一職位由威廉一世創立,在國王離開英國時攝政,兼理行政、財政和司法事務,后轉變為常設職位。該職位一般譯為“首席政法官”或“宰相”,以強調其兼理諸事的性質。而“首席法官”與“chief justice”對譯,一般指的是國王法庭或民事法庭中的法官?!洞髴椪隆返?8章“vel si extra regnum fuerimus, capitalis justiciarius noster”(or in our absence abroad our chief justice,或如果我們不在國內我們的首席政法官),第48章“vel justiciarius noster, si in Anglia non fuerimus”(or our justiciar, if we are not in England,或我們的首席政法官,如果我們不在英格蘭)以及第61章“vel ad justiciarium nostrum, si fuerimus extra regnum”(or in our absence from the kingdom to the chief justice,或到我們的首席政法官面前,如果我們不在國內)中的“justiciarius”和“capitalis justiciarius”都是單數形式,再參考其職位要求,可以明顯看出第18章(第1處)、第41章、第48章和第61章(全部4處)中的“justiciarius”指的是首席政法官。因此,這里卡朋特的譯本更為準確。

五、 余論:譯事艱難


行文至此,筆者內心頗為復雜。如今學界,大抵不重翻譯,翻譯之事多賴有良知的學者以個人之力為之。平心而論,陳教授譯《大憲章》頗為精心,處處可見陳教授絕佳之語言能力與嚴肅之學術訓練。概而論之,陳譯本有三大優點。一者注重學術史和歷史背景,于語境中翻譯《大憲章》。二者注釋詳盡,既是譯作也是研究之作,可以為以后的研究者承繼發揮。三者譯者外語水平精深,故譯本結構均勻,字句流暢,頗易識讀,當為后來者琢磨學習。然而,由于《大憲章》內容眾多,又處特定語境之中,僅憑字句難以明白其意義。陳譯本《大憲章》雖然盡力參考了已有的拉丁文、英文和中文文本,但對《大憲章》學術史的梳理仍不夠準確,又一定程度上忽視了國內歷史學界、法學界和政治學界的研究積累,所以難免出現模糊錯訛之處,這實在令人遺憾。但這樣的遺憾與其說反映了譯者的不足,不如說反映了翻譯領域跨學科合作的不足。好的譯本需要不同學科背景的譯者加強交流與合作,只有這樣,才能產生較為優秀的翻譯之作。當然,譯事艱難而又回報甚微,這也是每個翻譯者難以規避的困境。

 

下一篇:高 凌:十字軍運動興起的歷史背景(下)上一篇:田薇:關于中世紀的“誤解”和“正名”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www.4245.com| www.7239l.com| feicai0991.com| www.h7788k.com| www.7239k.com| 932367.com| www.166242.com| www.21202n.com| 9646w.com| www.055838.com| www.qmkl3.com| 32555g.com| www.5049f.com| www.442428.com| xpj888c.com| www.06386666.com| 324138.com| www.7788076.com| www.37377i.com| 18438s.com| www.10050939.com| www.2632i.com| 86611f.com| www.fh70.com| www.310657.com| 2535hd.com| www.3157r.com| 7196pp.com| www.81866e.com| www.5856881.com| 929678.com| www.004716.com| www.zcwf3.com| xxx01234.com| www.00618d.com| xsd-168.com| www.3435999.com| www.4331a.com| 22890.co| www.706sunbet.com| www.931499.com| bwin8h.com| www.7225o.com| 5002mm.com| www.x27229.com| www.5522m.cc| 4036356.com| www.89599w.com| 4338099.com| www.77077.com| www.54400f.com| swtyooo.com| www.yf230.com| 84497700.com| www.s32126.cc| www.65707j.com| 3169r.com| www.77537g.com| www.hy5502.com| 85698a.com| www.12136r.com| 8905y.com| www.67297.com| www.501207.com| 7bxyl.com| www.3978y.com| 2566h2.com| www.c9860.com| cj807.com| www.pj4180.com| www.33ttz.com| 20054499.com| www.8905u.com| 3424u.com| www.114654.com| www.933345.com| 30006hd.com| www.0343q.com| 2776u.com| www.938f.cc| yf6655.net| www.611msc.com| www.978913.com| 2846n.com| www.179101.com| 1339.com| www.16181k.com| 607044.com| www.xpj7149.com| www.500227.com| www.68666p.com| www.34788k.com| 2222k7.com| www.y8821.com| 90307o.com| www.178222a.com| 88905353.com| www.4759jj.com| www.12455x.com| 6868269.com| www.zpw100.com| 87363a.com| www.163a3.com| qhc50.com| www.09528.cc| www.262918.com| www.25673.com| www.fcyl3.com| 2267k.com| www.0601a.com| 3656rr.com| www.77780yh.com| qijiduchang.com| www.5001600.com| 22pp8331.com| www.pj238.com| www.178329.com| www.56520f.com| www.861803.com| 20770000.com| www.89980.cc| 3178h.com| www.15j9.net| wns28b.com| www.773530.com| jidu22.com| www.115527y.com| b05677.com| www.2220365.com| ctxcp12.com| www.mt2888.com| www.022190.com| www.333133s.com| www.599047.com| www.7720k.com| www.914983.com| www.6033l.com| www.000ac.com| 6830c.com| www.16878m.com| 50128e.com| www.60108q.com| 65005r.com| www.81520n.com| 33382cc.com| www.37377e.com| 32555a.com| www.42842808.com| 51133vv.com| www.7681004.com| 33846.net| www.9187d.com| l99474.com| www.38775jj.com| 078mmm.com| www.v6996.com| 492.cc| www.ba308.com| 33382q.com| www.hgbet5.com| 32555h.com| www.xpj8869.com| 9506d.com| www.7920e.com| 500c6.com| www.68993263.com| 62222a.com| www.2221102.com| 1506766.com| www.50026m.com| 3245k.com| www.6539y.com| qy192.vip| www.c6078.com| www.090009.com| www.802933.com| www.h067.com| www.343918.com| www.pj8288.com| 00048n.com| www.456115.com| 6175x.com| www.c44tt.com| xpj2229.org| www.bwinyz45.com| 80850h.com| www.0622qqq.com| pj88ee.com| www.67kk.com| 2021vvv.com| www.5522r.cc| 6002o.com| www.810277.com| www.3643v.com| www.49956v.com| www.245899.com| 56988.cc| www.cc55826.com| wn99wn.com| www.v2222.com| 01234ll.com| www.21202e.com| zz3189.com| www.998855a.com| www.lfg000.com| www.040417.com| www.82270.com| 86688003.com| www.mgm868009.com| bbb444000.com| www.917004.com| 0080n.com| www.hh3890.com| www.9068oo.com| wns.com| www.mc298.com| h21148.com| www.ag3355.com| pj00jj.com| www.36788d.com| www.ylg5755.com| www.401275.com| www.487333.com| 83086w.com| www.514077.com| www.js2889.com| 1036bb.com| www.06820y.com| x01234.com| www.33588t.com| www.888746.com| www.230757.com| www.fbs333.com| 3822v.com| www.5981t.com| 1915.com| www.49956c.com| www.593858.com| www.062766.com| www.849suncity.com| p66607.com| www.9971004.com| v35151.com| www.923733.com| www.k38008.com| 8520.com| www.63606s.com| jx2400.com| www.965666.com| www.4123g.app| yh77776.com| www.69567o.com| 6572s.com| www.843552.com| www.135suncity.com| 2643m.com| www.1764e.com| tt1122.com| www.799436.com| www.hg9948.com| 1294c.com| www.221222.cc| 6567.com| www.xinyc3.com| www.5049t.com| s14666.com| www.41518.com| www.7830m.com| 7003s.com| www.a83377.com| 61610524.com| www.671466.com| www.4901b.com| 1213lll.com| www.ky1006.com| www.85770l.com| www.197560.com| www.85857y.com| 3566ll.com| www.2875m.com| www.hg2425.com| 08159v.com| www.4520055.com| 5001w.com| www.135942.com| www.99113c.com| 36404411.com| www.c5987.com| www.hg6058.com| 500000357.com| www.80767n.com| www.dy6611.com| 01234rr.com| www.js87882.com| gbhs44.com| m0084.com| www.xpj338888.com| 22tt8332.com| www.373170.com| www.xy04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