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tfj1"></cite>
<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var id="ptfj1"><span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span></var>
<cite id="ptfj1"></cite><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thead id="ptfj1"></thead></video></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ar><cite id="ptfj1"></cite><ins id="ptfj1"><span id="ptfj1"><cite id="ptfj1"></cite></span></ins>
<var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menuitem>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var><cite id="ptfj1"></cite><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史學理論 - [美] 恩斯特?布賴薩赫 著《西方史學史 古代、中世紀和近代》

[美] 恩斯特?布賴薩赫 著《西方史學史 古代、中世紀和近代》
來源:京東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9/9/16] 瀏覽:

內容簡介

《西方史學史:古代、中世紀和近代》是對西方史學的綜合性回顧。作者經過多年潛心研究,寫就了這一具有開創性的著作。作者以深厚的功力和熟稔的筆觸,展現了西方史學自古希臘至現代的發展脈絡,系統討論了西方史學史上的重要事件和學派源流,尤其注重揭示歷史學和歷史學家在西方文化的不同社會和發展階段中所扮演的角色,對西方史學中的重要人物、作品和思潮信手拈來,闡釋精當。本次修訂增加了后現代主義、解構主義、婦女史、非裔美國人史、微觀史、文化史等反映西方史學新動態的內容,具有很高的參考價值。

作者簡介

恩斯特·布賴薩赫(Ernst Breisach),歷史學家、美國西密歇根大學榮休教授,著名史學史專家,著有《美國進步史:現代化試驗與歷史的未來》《論歷史的未來:后現代主義的挑戰及其后果》。

精彩書評

布賴薩赫對西方史學的全面介紹,以及他對重要問題和不斷發展的歷史學科的清晰闡述,很容易使他的作品成為同類中的佼佼者。 --萊斯特·D. 斯蒂芬斯,佐治亞大學  

作者試圖避免僅僅羅列歷史學家及其著作,而把重點放在西方歷史思想的發展和不同時代歷史寫作所扮演的角色上。 --羅伯特·尼古拉斯·貝拉德,達爾豪斯大學 

精彩書摘

導論 

在19世紀--通常被稱為歷史學的黃金時代--歷史學家們是國王的顧問,是德國和意大利統一運動中的領導者,他們中間誕生了一位法國首相和總統,他們為新興或古老的民族提供了身份認同,他們激勵年輕的美利堅民族去執掌新大陸,他們賦予革命以歷史的權威,而他們自己也上升到科學家的行列。他們首先使大多數學者確信,一切都必須以發展的眼光來理解,簡言之,以歷史的眼光來理解。無怪乎托馬斯·卡萊爾(Thomas Carlyle)宣稱歷史是不朽的:"有些民族有先知預言,有些民族沒有:但全人類中還沒有哪個部落粗陋到不去嘗試一下歷史學的地步。" 

今天,令很多人覺得好笑的不僅是卡萊爾怪誕的語言,還有他自以為是的信念。生在這樣一個懷疑主義的時代,他們在這段話中看不到出于懷疑和慎重的特別考量--如果不是分享他們關于歷史已變得有點過時的懷疑主義觀點的話。19世紀的歷史學家不是聲稱萬事萬物都在轉變、不存在永恒的觀念么?而歷史學的時代不也隨著19世紀的遠去而逐漸消逝了么?這些懷疑主義者爭辯說,要想對人類生活做出"最終"的解釋,我們的時代也許需要一些新的方法和途徑,而另一些人或許會說,需要新的思想工具來把握這個世界;在這個世界中,像傳統的歷史學家們那樣去研究"事物是怎樣逐漸形成的"已經不夠了,如今的歷史學家只能滿足于為社會科學家發掘原始材料,而只有后者才能以"科學方法"去解釋、也許是重構人類生活。最近,有些人勸告歷史學家認識這一點:重建過去的事實狀況--即便是不完善的重建--的目標完全是個幻影。歷史是文學的一個特殊類型。因此,文學批評和文學理論才是恰當的解釋模式。 
對于這樣的懷疑主義,歷史學家的反應中帶著困惑,有時還帶著憤怒。然而,在一個熱衷于各種新的史學理論--或是偏向科學性的理論,或是偏向文學性的理論--的世界中,歷史學家日益關注理論性的探討。在面對"為什么要有歷史學"的質問時,歷史學家們會求助于那種流傳已久的辯護詞,如歷史是道德和實踐的教師,是緬懷的對象,是舊體制或新體制的合理性的依據,是對人類好奇心的滿足,是神的力量的見證,當然,歷史本身還是一門科學。歷史學的歷史已經表明歷史的這些用途所扮演的角色,它們大多是共同發揮作用的。然而,歷史的實用主義功能也意味著一個更為根本的見解。關于歷史應該長期存在下去的訴求,不能以有限的功能列表為基礎,而只能以論證一種必然存在的關聯為支撐:這就是作為對過去之反思的歷史學與人類生活的關聯。 
許多世紀以來對歷史學的功能表的考察表明,這些功能源自這樣一個核心事實,即人類生活受時間的支配。此刻人們最好不要去追問何謂時間,除非是希望分擔一位古代發問者的惱怒之情:"時間究竟是什么?無人問我,我倒明白;有人問我,我想說明,但茫然無解。"(圣奧古斯丁[St.Augustine])心理學家喜歡實驗方法,喜歡以數字來表達結果,這使得他們能獲得嚴格意義上的瞬時性材料,他們以自己的方式重申,時間維度對人的存在具有關鍵意義。他們發現,我們實際經驗中的"現在","心理上的"當下,其時間跨度只有一秒鐘的一小部分。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所指的現在是個較長的時間跨度,這一點無關緊要,重要的是這樣一個無法回避的事實:人類生活絕不是僅僅存在于當下,而是存在于三個世界:一個是當下,一個是過去,一個是未來(更準確地說,人們預想的世界)。從理論上說,我們可以分別理解三個世界的概念,但在我們的實際經驗中,它們相互聯系,難以分割,并以各種方式相互影響。每個關于過去的重大發現都會改變我們對現在的理解和對未來的期望;另一方面,當下的局勢、對未來的展望的轉變也會改變我們對過去的認知。這種關系構成生活的樞紐(nexus),因而也成為對生活的歷史研究的樞紐。這個樞紐可以稱為歷史樞紐。史學史學者已經辨明過去的人們在自己的生活中塑造的歷史樞紐,這些過往之人也曾努力理解人類的狀況--一種充滿時間維度的狀況,其中既有變革也有延續。這些樞紐,連同它們關于變革和延續的具體表述,都見證了生活與歷史思想之間不可分割的聯系。 
有些讀者可能認為,這樣的歷史遐思是從哲學家的園地中生發出的一朵奇葩。根本不是這樣;過去、現在和未來之間存在必然的聯系,每個人都在日常生活中體驗到這種聯系,它否決了將歷史學類比于在故紙堆里漫無目的地搜尋的看法,并使其成為人類生活所必需的一項活動。正是因為這種聯系,我們可以注意到,對未來的展望是如何首先轉向對當下現實的關注、進而變成對過去的回憶的--無論是白日在暮色中的隱去、季節的輪轉、政府和國家的興衰,還是我們自己的成長和衰老。所有這些都見證著時間的持續性"流淌",盡管初看起來它們突出的是變遷現象。然而,如果我們認為變遷是人類生活的唯一基本特征的話,那么我們可能要犯嚴重的錯誤。那些關于似乎毫無聯系之變遷的歷史,即便它們撰寫得十分出色,在讀者看來可能像用萬花筒去看一段漫長的風景,起初讀者為變幻不止的花樣而目眩神迷,接著他會漸覺厭倦,最終是一種深刻的虛幻感。歷史不能僅僅記載變遷,因為這會否定人類生活的本質,而在這種本質中,變遷的經驗還有延續的經驗來平衡。個人和群體都很早意識到這一點:即便在最激烈的革命之后,"新時代"也仍然保留著過去的諸多痕跡。這種延續性讓驟然徹底之變革的倡導者們感到不快,但它有助于人類生活獲得某種穩定感、安全感,甚至某種舒適感。人類生活中既有使得過去、現在和未來各不相同的變革,也有將三者聯系在一起的延續,如果我們認可這一點,我們便開始理解,歷史學家何以在西方文明中扮演如此關鍵的角色。歷史學家們試圖實現過去、現在和未來之間的偉大調和,他們總能同時意識到變革與延續。換言之,他們意識到,或用某些人的話來說,他們賦予人類生活以意義,同時又沒有否認其歷時性的發展。生活與史學之間的這種關系也可以說明,一代又一代、一個社會又一個社會的歷史學家何以能創造出對過去的新闡釋。有些人利用歷史認識的不斷變化來證明歷史真實是不可靠的,但他們忽視了這樣一個事實:生活總在創造不同的世界--既不煥然一新,也不因循舊貌--而歷史學家所必然應對的正是這樣的生活。迄今為止,探討人類生活的所有其他學科在揭示永恒的真理時都曾遭遇失敗,盡管很多學科聲稱其理論和見解是超越時間的。 
這樣看來,史學史學者的任務并非困難到不可描述的地步;這個任務不是去追述西方文化中的人們思考歷史的方式,以及這些思想在人生問題上給人們帶來了什么啟示--而人生總是在過去、現在和未來之間不斷地流轉。但是,時間不是事物賴以發生的唯一維度,毋寧說,時間在任何特定的時刻都與生活的所有其他方面交織在一起。時間將無法逃避的變化與人對于連續性之需求的緊張關系引入人類的生存狀態中。一切都發生在對個人與集體生活不可逆的線性特征的意識中。 
歷史敘述訴說著過去人的事件和思想--所有這些都打上了歷史樞紐的烙印,這些樞紐曾指引著過去的人們。史學史學者揭示生活是如何檢驗和修正這類樞紐的,而檢驗和修正的方式通常采取戲劇性的方式。然而,史學史學者如何敘述那些看似潮漲潮落的波浪形的發展呢?他們可以簡單地編纂一個過去的歷史觀的清單,也許還能創作出一部歷史學的百科全書。但這可能與歷史學家們認為年代次序具有關鍵意義的主張相抵牾。但另一方面,如果按年代次序羅列歷史學家及其觀點,仿佛在畫廊里排列一組畫卷一樣,那恐怕也說明不了什么,因為這可能仍不能解決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這就是:對史學發展史而言,除了記錄那些僅僅反映各個時代的獨特立場的史學觀念之外,是否還有更重要的工作?如果按年代次序去羅列的話,各個時代獲取的生活經驗及洞見在它們的具體情境之外便可能變得毫無意義。即便現代歷史科學也可能只對我們的時代具有正當性,而對普遍有效性則不能有任何特別的訴求。因此,這樣的羅列看不到史學中的固有方向,實際上也體察不到生活的固有方向。 
相反,另一些史學史學者更看重這樣一些歷史學家,這些歷史學家的觀念被認為曾對史學發展邁向一個清晰明了的目標有所助益。在這類史學史學者中,最著名、也是目前最有影響力的一個見解是將史學史等同于現代歷史科學的出現。持這種見解的學者們在他們的闡述中去蕪存菁,就是說,他們在過去的全部歷史學中區分出兩種觀念,一種對現代歷史科學的形成起過推動作用,另一種則基于"錯誤的"認識,前者值得贊揚,后者應受責備。 
沒有任何簡單的技術訣竅可以讓我們在上述兩種見解或其他見解中做出輕松的選擇。當我們能從各個方面理解歷史書寫與人類狀況的復雜關系時,任何簡單的解決方案都會被擯棄。意識到這一點后,我才嘗試追蹤歷史書寫中的復雜故事,我的敘述方式將能啟發讀者,但它不會讓熱愛簡單化的人滿意。正因為歷史作為人類的一項努力曾經存在并將繼續存在下去--盡管當代人有各種懷疑和批評--正因為歷史曾拒絕蒼白的理論模式,并始終對生活的復雜性和創造性保有敏感意識,因此,如果史學史研究不被簡化為標語和公式,而是對史學本身進行全面考察的話,那將至為引人入勝,也是最值得為之努力的。只有這樣,史學史才能告訴我們歷史學在整個西方歷史中的歷程,以及它對人類生活的貢獻。

 

 

 

下一篇:彭剛:當代西方史學的幾點觀察(下)上一篇: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镇江| 任丘| 简阳| 禹州| 广西南宁| 大理| 新乡| 和县| 松原| 滨州| 永新| 巢湖| 泸州| 宁国| 巴彦淖尔市| 甘肃兰州| 遵义| 济宁| 广汉| 威海| 内江| 伊犁| 榆林| 巴中| 海安| 海西| 汝州| 温岭| 章丘| 阜阳| 鄂尔多斯| 驻马店| 红河| 辽阳| 任丘| 四平| 无锡| 明港| 乳山| 泉州| 五家渠| 四平| 鸡西| 阿里| 中卫| 乐平| 运城| 舟山| 鸡西| 黑河| 曲靖| 阿勒泰| 黄山| 启东| 灌南| 洛阳| 海西| 任丘| 黔南| 娄底| 沧州| 台北| 佳木斯| 忻州| 邹平| 驻马店| 绵阳| 固原| 莆田| 河池| 河池| 德宏| 周口| 松原| 海南| 通辽| 大庆| 辽宁沈阳| 伊春| 四川成都| 抚州| 绥化| 桂林| 南阳| 固原| 吐鲁番| 灵宝| 台山| 河北石家庄| 和田| 靖江| 包头| 义乌| 灵宝| 武威| 福建福州| 莱芜| 三门峡| 南京| 邯郸| 莆田| 德清| 防城港| 苍南| 陇南| 萍乡| 陕西西安| 阜阳| 江门| 曹县| 临夏| 丹东| 山西太原| 揭阳| 乌海| 博尔塔拉| 阳江| 邯郸| 榆林| 洛阳| 咸阳| 乐清| 赵县| 安岳| 遂宁| 昌都| 台州| 安顺| 商洛| 曲靖| 喀什| 乳山| 义乌| 洛阳| 金昌| 红河| 晋江| 杞县| 宜昌| 德宏| 本溪| 衡阳| 河源| 迪庆| 桐乡| 济源| 大理| 泗洪| 瓦房店| 邯郸| 东营| 宜宾| 南平| 德州| 保定| 固原| 益阳| 承德| 楚雄| 塔城| 临汾| 日照| 黑河| 辽阳| 醴陵| 沛县| 大连| 南通| 上饶| 塔城| 慈溪| 资阳| 梧州| 许昌| 葫芦岛| 临沂| 吉林长春| 绵阳| 海安| 包头| 平凉| 石狮| 固原| 东阳| 金坛| 茂名| 昆山| 黔西南| 咸宁| 德宏| 菏泽| 吕梁| 嘉兴| 新泰| 温州| 镇江| 昌都| 塔城| 义乌| 慈溪| 西藏拉萨| 湘潭| 鞍山| 西双版纳| 湘潭| 海东| 西双版纳| 肥城| 莱州| 牡丹江| 泉州| 广饶| 阳春| 儋州| 吕梁| 鹤岗| 中山| 乐山| 台北| 芜湖| 中卫| 保定| 巴中| 喀什| 赣州| 台湾台湾| 萍乡| 无锡| 锡林郭勒| 韶关| 衡阳| 铁岭| 新余| 云南昆明| 岳阳| 阜新| 鹰潭| 象山| 漳州| 克孜勒苏| 抚州| 延安| 绥化| 宝鸡| 莱州| 桐乡| 万宁| 石嘴山| 舟山| 晋江| 廊坊| 铁岭| 巢湖| 南安| 甘孜| 漯河| 昭通| 大庆| 巴音郭楞| 通化| 晋江| 六安| 招远| 临夏| 兴安盟| 天水| 海拉尔| 双鸭山| 塔城| 保定| 衡水| 庄河| 湖北武汉| 恩施| 北海| 汕尾| 台北| 日土| 萍乡| 曲靖| 乳山| 固原| 绍兴| 宜都| 琼中| 甘肃兰州| 绵阳| 香港香港| 信阳| 天长| 黄南| 昭通| 黑河| 武夷山| 海安| 义乌| 温岭| 黑龙江哈尔滨| 毕节| 黄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