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tfj1"></cite>
<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var id="ptfj1"><span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span></var>
<cite id="ptfj1"></cite><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thead id="ptfj1"></thead></video></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ar><cite id="ptfj1"></cite><ins id="ptfj1"><span id="ptfj1"><cite id="ptfj1"></cite></span></ins>
<var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menuitem>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var><cite id="ptfj1"></cite><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新書評介 - 帕特里克·J.格里:《中世紀早期的語言與權力》

帕特里克·J.格里:《中世紀早期的語言與權力》
來源:京東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9/9/16] 瀏覽:

內容簡介

《中世紀早期的語言與權力》為美國普林斯頓大學高等研究院中世紀史教授帕特里克·J.格里于2010年5月在耶路撒冷進行的"紀念梅內姆·斯特恩"歷史講座上的講稿結集?!吨惺兰o早期的語言與權力》從歐洲各國語言(主要是拉丁語以外的"方言")代表性作品的創作、歐洲的方言與世俗權力的關系等角度入手,系統而深刻地闡釋了中世紀早期的歐洲語言歷史和民族史上的諸多問題,以及世俗權力與教會權力彼此爭奪的過程。  

作者簡介

帕特里克·J.格里,美國普林斯頓大學高等研究院中世紀史教授,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中世紀史杰出教授。在中世紀史尤其是社會和文化等諸議題上貢獻巨大,近年來主要研究方向為中世紀歐洲民族奠基神話及其在現代歐洲的應用及影響。 劉林海,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從事歐洲中古史、史學史等方向的教學研究。  

精彩書評

"全能的上主希望《圣經》在某些地區保持神秘,自有他的道理。如果人人都能輕易讀懂《圣經》,很可能造成《圣經》較不受人敬重且更容易被忽略,或是被文化水平低的人做了錯誤的解釋。"這段出自教宗格列高利七世之口的話語,充分體現了教會與一般民眾在使用語言上的分歧。拉丁文變成神職人員的語言,基督教教會成為拉丁文的堡壘,借此牢牢掌握宗教權力,甚至直到20世紀初期,教宗才允許捷克斯洛伐克人在特定情況下,可在宗教儀式中使用本國語言。其實,拉丁文與通俗語言之間的爭論可上溯到中世紀早期,歐洲各國的執政者在使用語言的問題上與教會多有齟齬,而這段歷史被19世紀以來的后人解讀為民族認同的開端,則是一種對歷史和學術史的扭曲。帕特里克·格里教授在《中世紀早期的語言與權力》一書中清晰闡述了這一爭端的詳細經過,并指出了狂熱民族主義視角可能帶來的危險。   目錄 中譯本序 序(伊扎克·辛) 導論 第一章 歐洲語言豐碑的創制 第二章 宗教與語言 第三章 新興歐洲的方言與世俗權力 譯后記 參考文獻 索引   

下一篇:馬克.布洛赫著《國王神跡——英法王權所謂超自然性研究》上一篇:[法] F.,富威爾-艾瑪爾 著《金犀牛:中世紀非洲史》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临猗| 马鞍山| 东阳| 长葛| 台山| 七台河| 贺州| 蚌埠| 潍坊| 如东| 象山| 贵港| 六盘水| 迁安市| 常德| 南安| 金坛| 眉山| 龙岩| 溧阳| 海东| 商洛| 顺德| 单县| 嘉峪关| 神木| 焦作| 保山| 锦州| 林芝| 塔城| 张北| 永州| 启东| 琼中| 玉林| 琼海| 广西南宁| 张家口| 临沧| 鄂州| 晋城| 赵县| 嘉兴| 牡丹江| 安康| 防城港| 咸阳| 衡水| 白银| 赵县| 迪庆| 大兴安岭| 桂林| 渭南| 吕梁| 荆州| 昌吉| 洛阳| 中山| 大兴安岭| 邳州| 吉林| 宝鸡| 宝鸡| 宝鸡| 毕节| 乳山| 潜江| 阿勒泰| 柳州| 乐山| 红河| 图木舒克| 阿克苏| 南平| 南通| 琼海| 钦州| 东阳| 莱芜| 黔东南| 兴化| 海门| 黔西南| 铜仁| 泸州| 金坛| 三沙| 呼伦贝尔| 阳春| 云南昆明| 乌兰察布| 靖江| 新沂| 仙桃| 喀什| 万宁| 北海| 山西太原| 泰安| 莱芜| 迪庆| 开封| 包头| 白城| 龙岩| 眉山| 怀化| 丹东| 泗洪| 新泰| 中山| 甘肃兰州| 铁岭| 澄迈| 厦门| 保定| 赣州| 通化| 岳阳| 秦皇岛| 芜湖| 宁波| 大连| 铜仁| 通化| 德阳| 绍兴| 汉川| 阿拉尔| 临汾| 通辽| 延安| 灌南| 鹤壁| 江西南昌| 湛江| 商丘| 周口| 长垣| 浙江杭州| 佛山| 昆山| 陇南| 陇南| 吉林长春| 马鞍山| 玉树| 运城| 保亭| 娄底| 大庆| 甘孜| 宜宾| 海西| 武威| 辽源| 襄阳| 攀枝花| 梧州| 六盘水| 秦皇岛| 慈溪| 姜堰| 蚌埠| 北海| 江门| 阿拉善盟| 常州| 天水| 海宁| 伊犁| 衡阳| 醴陵| 果洛| 铁岭| 滕州| 许昌| 聊城| 靖江| 汕尾| 大丰| 日照| 宝应县| 江西南昌| 来宾| 塔城| 阿拉尔| 海南海口| 巴音郭楞| 平潭| 宁国| 湘西| 四川成都| 吉林长春| 偃师| 崇左| 吉安| 漳州| 泰州| 清远| 德州| 莱芜| 永康| 温州| 哈密| 贵港| 威海| 海拉尔| 东阳| 百色| 屯昌| 武夷山| 张家界| 钦州| 肥城| 唐山| 定安| 塔城| 仙桃| 贵港| 信阳| 长垣| 莆田| 文昌| 宁国| 潍坊| 伊犁| 武夷山| 博罗| 临沂| 张家口| 鸡西| 眉山| 芜湖| 启东| 苍南| 三亚| 梧州| 吉林| 嘉峪关| 怀化| 巴中| 新沂| 黄石| 萍乡| 天水| 湛江| 四平| 鄂尔多斯| 三河| 铁岭| 新疆乌鲁木齐| 仁怀| 海南| 大庆| 新余| 南京| 咸阳| 武威| 天水| 安岳| 景德镇| 天水| 咸宁| 厦门| 丽江| 临猗| 南安| 宁德| 巴彦淖尔市| 武夷山| 招远| 大庆| 永康| 莒县| 昭通| 辽宁沈阳| 吐鲁番| 云浮| 阿里| 承德| 任丘| 建湖| 公主岭| 嘉善| 淄博| 包头| 娄底| 舟山| 兴安盟| 喀什| 博尔塔拉| 泰安| 宁波| 淮安| 九江| 大丰| 上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