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ptfj1"></cite>
<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var id="ptfj1"><span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span></var>
<cite id="ptfj1"></cite><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thead id="ptfj1"></thead></video></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ar><cite id="ptfj1"></cite><ins id="ptfj1"><span id="ptfj1"><cite id="ptfj1"></cite></span></ins>
<var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var>
<var id="ptfj1"></var>
<cite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ptfj1"><strike id="ptfj1"></strike></menuitem>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span id="ptfj1"></span></cite>
<cite id="ptfj1"></cite>
<var id="ptfj1"><video id="ptfj1"><menuitem id="ptfj1"></menuitem></video></var><cite id="ptfj1"></cite><menuitem id="ptfj1"><video id="ptfj1"></video></menuitem>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考研指南]  [研究動態]  [佳篇共賞]  [資料匯編]  [學人風采]  [中國世界中世紀史學會概況] 
[共享資源]  [資源鏈接]  [學術焦點]  [新書評介]  [史學理論]  [資料大家譯]  [雁過留聲] 
當前位置:中國世界中世紀史研究網 - 學術焦點 - 彭小瑜:精英意識與北大歷史系

彭小瑜:精英意識與北大歷史系
來源:未名站 作者:本站編輯 [日期:2011/7/19] 瀏覽:

這幾年在其他高等院校開會或參加答辯,了解到我們的碩士生和博士生的招生數量遠不及其他一些重點院校。北大現在不直接留自己的博士任教,但是外校還繼續留自己的博士,在學術會議上遇見的學者越來越多是從別的院校獲得的博士學位的,其中當然不乏佼佼者。長時段地看,真正有可能威脅到我們在全國歷史學界領先地位的是我們所培養博士生的質量,我們能夠做點切實的事情來改進的也是博士生的質量。因為博士生的學制較短,博士生的質量和繼續攻讀博士學位的碩士生的質量也有密切關系。只有我們每年畢業的30個左右的博士能夠實實在在地具有一流的水平,能夠成為在各自領域頂尖的學者,甚至都成為大師級的學者,回歸母校任教,我們因為數量上的劣勢被邊緣化的危險才有可能被消解。

高品質的博士論文將會成為維護北大歷史系品牌的命脈,最終也是大家在職業市場上擁有壓倒優勢的最好保證,所以也是最實際、最關系大家切身利益的問題。

我個人的感覺是,我們對北大歷史系學生應該具備的精英意識強調得不夠,而且有點過多地強調困難和實際的生活問題,消磨斗志和意氣,雖然還不能說彌漫著“失敗主義”的情緒,打拼的沖勁實在需要大大加強。所以我想談談“精英意識”問題,涉及三個方面:強烈務實的社會責任感;高品位的學術追求;勇敢的生活態度,或者說,做人生抉擇時應該具有的一定程度的“冒險精神”。

北京大學的前身有一部分是燕京大學。我們現在開會的二院就是燕大的學生宿舍,應該說他們居住環境的條件比起你們現在的宿舍要優越得多,比我們80年代做學生時當然更好。想來他們的日常生活也遠遠比當時的一般百姓富裕。如果說,一些燕京大學的少爺和小姐們因為其遠遠高于當時民眾的平均生活水平而具有某種優越感,那不是我在這里想說的精英意識。說老實話,金錢、權力和高人一等的優越感只能塑造一點可憐的傲慢。精英首先應該有社會責任感。我也不贊成“先天下之憂而憂”的士大夫情懷,如果這意味著閻步克教授所批評的“宏大敘事”。在這個和平建設和實事求是的改革年代,少說空話,多做實事,以切實的工作成績來糾正浮夸、媚俗和奢靡的傳統社會風氣,是學者對社會、對民眾最起碼的、也是最好的負責任態度。

這樣看來,高品位的學術追求不僅是個人對完美的追求,也標志著一種認真的社會責任感。作為學者,我們的首要職責就是做學問。扎實精細的學術探討本身就是一種人生態度,就是改變浮夸、媚俗和奢靡社會風氣的最好努力。大而化之的夸夸其談,濫竽充數的學術垃圾,不僅是學者個人的恥辱,也敗壞大眾的靈魂和精神,妨礙社會進步,是極不負責任的表現,其實也是與腐化和蔑視弱勢群體的惡習同流合污。在這個意義上,學術垃圾也是對人的尊嚴的一種譏諷和挑戰。我覺得,現在經常談到的學術規范其實只是問題的一個側面。急躁和滿足于低水平的重復才是最嚴重的問題,因為此類學風認同并且擴散浮夸、媚俗和奢靡的社會風氣。

至于如何才能做出一流的學術成果,我想不用我多說。茅海建教授用“史實重建”這四個字就概括得很好。不過說到世界史的史實重建,的確有一些客觀的困難。由此就說到生活態度和“冒險精神”?!杜P虎藏龍》不是我所喜歡的影片,章子怡更不是我欣賞的明星,但是我非常喜歡她在影片結束時縱身跳下懸崖的一幕。“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于是發現了桃花源里的境界。其實生活里很多怡然自樂的境界往往不是靠碰運氣,需要有縱身一跳的勇敢精神才能到達。一些世界史的同學問老師,我花費那么多時間學外語,比如學古希臘語和拉丁語,還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是不是應該現在就為以后的出路做些準備,比如集中精力提高一下英語,既不太辛苦,也可以有些實際的好處。這種瞻前顧后的猶豫彷徨腐蝕一個青年學子的志氣。更有一些同學說,我就想獲得博士學位,別的都不想了;我又不想做大師,別為難我。這種萎靡不振的情緒如果擴散開來終將斷送北大歷史系的領先學術地位,更會使世界史專業永世不得翻身。我們的世界歷史專業本科生和研究生的訓練和培養機制是不完善的,主要的問題是處理原始文獻的能力訓練一直十分薄弱。我個人覺得,學校的外語教學一直沒有給我們學生足夠好的條件,使他們在學習英語以外的一些外國語言時遇到很大的困難,所謂的“二外”課程基本上不能幫助學生獲得使用該門外語的能力。我希望學校盡力為大家改善外語學習的條件。但是我們不能等到一切外部條件都具備了再去提高世界史博士論文的質量。所以,我希望大家有一點浪漫主義的精神,不要過多地顧慮實際的生活問題,最大限度地把時間和精力放在外語學習和學術研究上,在條件不太完善的情況下也要努力通過自學來提高自己;不要在付出時過多考慮回報,不要因為擔心失敗而放棄對學術精品的追求和打造。要有一點在生活中“冒險”的精神,而不是處處算計付出和回報。起碼讀研這六、七年能夠瀟灑一點,陶醉于學術。

大家都考上北大了,為什么不勇敢一次,“冒險”一番。在北大歷史系做學生和教師,應該有為維護本系學術地位殫精竭慮的獻身精神,即使失敗和一生慘淡也要全力拼搏。

(這是作者在2004年北京大學歷史系研究生學術年會上的閉幕致辭)

下一篇:走在春天里(薄潔萍)上一篇:口述歷史:記憶并不能為歷史真相把關
評論留言交流 (僅限注冊用戶,請先注冊或登錄)

 
  【注意】 發表評論必需遵守以下條例:
 1.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責任
 3.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最新用戶評論留言
 lc365net 于 2011/7/21 15:39:33 發表:
    百年名校,北大輝煌??!
點此查看更多評論
 
   最新文章
   熱門文章

   相關文章
永州| 海东| 荣成| 嘉善| 广饶| 百色| 黄山| 澄迈| 伊犁| 厦门| 大庆| 东莞| 仙桃| 香港香港| 琼中| 莒县| 固原| 日喀则| 宿迁| 宁国| 海丰| 珠海| 鸡西| 怀化| 德宏| 嘉兴| 襄阳| 南平| 潍坊| 正定| 通辽| 无锡| 连云港| 乌兰察布| 山西太原| 宜春| 酒泉| 吉林长春| 湖南长沙| 扬中| 平顶山| 宜都| 威海| 大连| 毕节| 五指山| 宿州| 莱州| 湘西| 茂名| 厦门| 保山| 乌海| 金昌| 慈溪| 秦皇岛| 商丘| 海安| 三亚| 白城| 丹阳| 高雄| 文昌| 常德| 白山| 益阳| 定州| 汝州| 东阳| 台湾台湾| 海丰| 桂林| 黔南| 遵义| 南通| 忻州| 天水| 湖州| 邯郸| 扬中| 招远| 烟台| 香港香港| 任丘| 武威| 忻州| 仁寿| 陇南| 湘潭| 西双版纳| 秦皇岛| 武威| 吉安| 三河| 聊城| 抚顺| 洛阳| 渭南| 天长| 绥化| 海东| 常德| 沛县| 朔州| 章丘| 诸暨| 广汉| 荆州| 荆门| 舟山| 神木| 石狮| 商洛| 廊坊| 临沂| 那曲| 灵宝| 溧阳| 防城港| 晋江| 贵港| 来宾| 包头| 齐齐哈尔| 襄阳| 三门峡| 乐山| 甘肃兰州| 宝应县| 正定| 瓦房店| 赣州| 潍坊| 济宁| 克孜勒苏| 伊春| 东方| 泰州| 湖州| 呼伦贝尔| 绥化| 阳泉| 宜都| 昭通| 乌兰察布| 钦州| 襄阳| 黔西南| 乐清| 海丰| 海南| 赣州| 鄂州| 日照| 迪庆| 枣阳| 芜湖| 牡丹江| 大庆| 包头| 宁德| 仁怀| 延边| 红河| 洛阳| 忻州| 仁寿| 三河| 赵县| 安徽合肥| 马鞍山| 防城港| 德宏| 通辽| 温岭| 株洲| 吉林长春| 新余| 西双版纳| 阿坝| 吕梁| 武夷山| 鄂州| 长葛| 邵阳| 宝应县| 青州| 新余| 邢台| 保定| 简阳| 酒泉| 泰州| 巢湖| 泰兴| 天水| 青海西宁| 台湾台湾| 遵义| 四平| 曹县| 崇左| 内江| 宝应县| 莒县| 张家界| 灌南| 邵阳| 靖江| 西双版纳| 阳江| 金昌| 台州| 潜江| 项城| 阜阳| 盐城| 秦皇岛| 肇庆| 濮阳| 安康| 朔州| 酒泉| 青海西宁| 五家渠| 潮州| 淮北| 陕西西安| 江门| 阳春| 库尔勒| 泰州| 澳门澳门| 博尔塔拉| 渭南| 玉树| 顺德| 果洛| 荆门| 庄河| 南通| 单县| 济宁| 台北| 巴彦淖尔市| 张家界| 广汉| 唐山| 单县| 吴忠| 通辽| 嘉兴| 肥城| 北海| 山东青岛| 保定| 钦州| 燕郊| 包头| 益阳| 齐齐哈尔| 琼中| 龙口| 鞍山| 克孜勒苏| 烟台| 郴州| 攀枝花| 邯郸| 永康| 蓬莱| 灌南| 锦州| 玉环| 马鞍山| 铜川| 玉溪| 平凉| 吉林长春| 苍南| 日土| 株洲| 阿里| 基隆| 温岭| 通辽| 和田| 防城港| 毕节| 巢湖| 武威| 安岳| 绥化| 聊城| 图木舒克| 黄南| 建湖| 张家口| 广安| 长垣|